第 九十八 页
卷二十四 不苟论 自知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人主欲自知则必直士故天子立辅弼设师保所以举过也夫人故不能自知人主独甚存亡安危勿求于外务在自知尧有欲谏之鼓舜有诽谤之木汤有司直之士武王有戒慎之鞀犹恐不能自知今贤非尧武也而有掩蔽之道奚繇自知哉荆成齐庄不自知而杀吴王智伯不自知而亡中山不自知而灭晋惠公赵括不自知而虏钻荼庞涓太子申不自知而死败莫大于不自知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音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恶人闻之可也恶己自闻之悖矣为人主而恶闻其过非犹此也恶人闻其过尚犹可魏文侯燕饮皆令诸大夫论己或言君之智也至于任座任座曰“君不肖君也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是以知君之不肖也”文侯不说知于颜色任座趋而出次及翟黄翟黄曰“君贤君也臣闻其主贤者其臣之言直今者任座之言直是以知君之贤也”文侯喜曰“可反欤”翟黄对曰“奚为不可臣闻忠臣毕其忠而不敢远其死座殆尚在于门”翟黄往视之任座在于门以君令召之任座入文侯下阶而迎之终座以为上客文侯微翟黄则几失忠臣矣上顺乎主心以显贤者其唯翟黄乎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准绳水准和墨线测量确定水平和直线的工具师保负责教养辅导帝王的官有师有保统称师保欲谏之鼓供想进谏的人敲击的鼓诽谤之木供书写批评意见所立的木柱诽谤批评指责戒慎之鞀(táo)供想劝戒君主使之谨慎的人摇的鼓荆成齐庄不自知而杀楚成王不听令尹子上的劝谏立商臣为太子后又欲废黜商臣结果被商臣率兵包围逼其自杀齐庄公与其臣崔杼妻私通后为崔杼所杀吴王智伯不自知而亡吴王夫差伐越后头脑膨胀伍子胥多次劝谏不听终为越所灭智伯瑶刚愎自用与韩魏围赵襄子于晋阳后赵与韩魏暗中联合灭了智伯中山不自知而灭宋康王狂乱暴虐为齐所灭中山国君荒淫无道为魏文侯所灭晋惠公赵括不自知而虏晋惠公背信弃义在韩之战中被秦俘虏赵括战国赵人名将赵奢之子性高傲尚空谈赵孝成王时代廉颇为将与秦战于长平全军覆没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括战败被杀与这里被俘的记述不同钻荼庞涓太子申不自知而死钻荼庞涓都是魏惠王将太子申魏惠王太子史记·魏世家魏惠王三十年(公元前340年)魏伐赵齐救赵击魏太子申等与齐战于马陵大败太子申被俘庞涓被杀椎(chuí)木槌况然形容钟声很响或言君之智也此处疑有脱文太平御览六二二引作“或言君仁或言君义或言君智”任座魏文侯臣表现显露离开如果没有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要知道平直一定要依靠水准墨线;要知道方圆一定要依靠圆规矩尺君主要想了解自己的过失一定要依靠正直之士所以天子设立辅弼设置师保这是用来举发天子过错的人本来就不能了解自己的过失天子尤为严重国存身安不用到外部寻求关键在于了解自己的过失尧有供想进谏的人敲击的鼓舜有供书写批评意见的木柱汤有主管纠正过失的官吏武王有供告诫君主的人所甩的摇鼓即使选样他们仍担心不能了解自己的过失而当今的君主贤能并比不上尧却采取掩蔽视听的做法这还靠什么了解自己的过失?楚成王齐庄公因为不了解自己的过失而被杀吴王智伯因为不了解自己的过失而灭亡中山因为不了解自己的过失而绝国晋惠公赵括因为不了解自己的过失而被俘钻荼庞涓太子申因为不了解自己的过失而兵败身死所以没有比不了解自己的过失更坏事的了范氏出亡的时候有个百姓得到了他的一口钟这个人想背着钟快点跑开可是钟太大没法背于是就想把钟打碎弄走拿木槌一敲钟轰然作响他怕别人听见钟声来同自己争夺就急忙把耳朵捂了起来不愿别人听到钟声是可以的不愿自己听到就是糊涂了做君主却不愿听到自己的过失不正像这种情况一样吗?不愿别人听到自己的过失倒还可以魏文侯宴饮让大夫们评论自己有的人说君主很仁义有的人说君主很英明轮到任座任座说“您是个不肖的君主得到中山国不把它封给您的弟弟却把它封给您的儿子因此知道您不肖”文侯听了很不高兴脸色上表现了出来任座快步走了出去按次序轮到翟黄翟黄说“您是个贤君我听说君主贤明的他的臣子言语就直率现在任座的言语直率因此我知道您贤明”文侯很高兴“还能让他回来吗?”翟黄回答说“怎么不能我听说忠臣竭尽自己的忠心即使因此获得死罪也不敢躲避任座恐怕还在门口”翟黄出去一看任座当真还在门口翟黄就以君主的命令叫他进去任座进来了文侯走下台阶来迎接他此后终生都把任座待为上宾文侯如果没有翟黄就差点儿失掉了忠臣对上能够顺应君主的心意来尊显贤者大概正是说的翟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