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篇禀祖父母·述告在京无生计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孙男国藩跪禀祖父大人万福金安:
六月初五日接家信一封,系四弟初十日在省城发,得悉一切,不胜欣慰!
孙国藩日内身体平安国荃于廿三日微受暑热,服药一帖,次日即愈,初三日复患腹泻,服药二帖即愈曾孙甲三于廿三日腹泻不止,比请郑小珊诊治,次日添请吴竹如,皆云系脾虚而兼受暑气,三日内服药六帖,亦无大效廿六日添请本京王医,专服凉药,渐次平复初一初二两日未吃药,刻下病已全好,唯脾元尚亏,体尚未复,孙等自知细心调理,观其行走如常,饮食如常,不吃药即可复体,堂上不必挂念冢孙妇身体亦好婢仆如旧
同乡梅霖生病,于五月中旬,日日加重,十八日上床,二十五日子时仙逝胡云客先生亦同日同时同刻仙逝梅霖生身后一切事宜,系陈岱云黎樾乔与孙三人料理戊戌同年赙仪共五百两,吴甄甫夫子(戊戌总裁)进京,赙赠百两,将来一概共可张罗千余金计京中用费及灵柩回南途费,不过用四百金,其余尚可周恤遗孤
自五月下旬以至六月初,诸事殷繁,荃孙亦未得读书六月前寄文来京,尚有三篇孙未暇改
广东事已成功,由军功升官及戴花翎蓝翎者,共二百余人将上谕抄回前半截,其后半载升官人名,未及全抄
昨接家信,始知楚善八叔竹山湾田,已于去冬归祖父大人承买八叔之家稍安,而我家更窘迫,不知祖父如何调停去冬今年如何设法望于家信内详示
孙等在京,别无生计,大约冬初即须借帐,不能备仰事之资寄回,不胜愧悚
余容续禀,即禀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
孙跪禀
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七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愧悚:羞愧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i  8 . c o m 孙男国藩跪禀祖父大人万福金安:
六月初五日,接家信一封,是四弟初十日在省城所发,得知一切,不胜欣慰
孙儿国藩近日身体平安国荃于二十三日稍微受点暑热,吃药一帖,第二天就好了初三日又患腹泻,吃药两帖,就好了曾孙甲三于二十三日腹泻不止,即请郑小珊诊治,第二天又加请吴竹如,都说是脾虚,并且受了暑热,三天中吃药六帖,也没有大效二十六日加请京城王医,专吃凉药,逐渐平复,初一初二两天没有吃药,现在病已好了,只是脾元还亏,体重还没有复元孙儿等自己知道细心照顾,看他行走如常,饮食如常,不吃药可以复体,堂上大人不必挂念,长孙媳妇身体也好,婢女仆人仍旧
同乡梅霖生于五月中旬得病,天天加重,十八日上床,二十五日子时逝世胡云客先生也同日同时同刻逝世梅霖生死后一切事情,是陈岱云黎樾乔与孙儿三人料理的,戊戌同年,赙仪给五百两戊戌总裁吴甄甫夫子进京,赙赠百两,将来总计共可张罗千余两估计在京城的花费和将灵柩运回湖南路费不过四百金,其余的还可以周恤遗孤
自五月下旬到六月初,事务特别繁忙,国荃弟也没有读书六月前寄文来京,还有三篇孙儿没有闲空批改广东的事已经成功,由军功升官及戴花翎蓝翎的,共两百多人现将上谕抄回前半截,后半截载升官人名,没有来得及全抄
昨天接到家书,才知道楚善八叔的竹山湾田,已在去年冬天归祖父大人承买,八叔的家里稍微安定,而我家就更窘迫了,不知祖父如何调停去年冬天过去了,今年如何设法望在家信中详示
孙儿等在京城,别无生计,大约冬初就要借账,不能准备仰事堂上大人的资费寄回,不胜惭愧!其余以后再行禀告,即请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
孙儿跪禀
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七日
第 一百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