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篇禀祖父母·请给族人以资助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孙男国藩跪禀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
四月十一日,由折差第六号家信,十六日折差又到
孙男等平安如常,孙妇亦起居维慎,曾孙数日内添吃粥一顿,因母乳日少,饭食难喂,每日两饭一粥
今年散馆,湖南三人皆留全单内共留五十二人,仅三人改部属,三人改知县翰林衙门现已多至百四五十人,可谓极盛
琦善于十四日押解到京,奉上谕派亲王三人郡王一人军机大臣大学士六部尚书会同审讯,现未定案
梅霖生同年因去岁咳嗽未愈,日内颇患咯血同乡各京官宅皆如故
澄侯弟三月初四日在县城发信,已经收到正月廿五信,至今未接
兰姊以何时分娩是男是女,伏望下次示知
楚善八叔事,不知去冬是何光景如绝无解危之处,则二伯祖母将穷迫难堪,竟希公之后人将见笑于乡里矣孙国藩去冬已写信求东阳叔祖兄弟,不知有补益否此事全求祖父大人作主,如能救焚拯溺,何难嘘枯回生伏念祖父平日积德累仁,救难济急,孙所知者,已难指数如廖品一之孤,上莲叔之妻,彭定五之子,福益叔祖之母,及小罗巷樟树堂各庵,皆代为筹划,曲加矜恤凡他人所束手无策,计无复之者,得祖父善为调停,旋乾转坤,无不立即解危,而况楚善八叔同胞之亲万难之时乎
孙因念及家事,四千里外,杳无消息,不知同堂诸叔目前光景,又念及家中此时,亦甚难窘,辄敢冒昧饶舌,伏求祖父大人宽宥无知之罪楚善叔事,如有设法之处,望详细寄信来京
兹逢折便,敬禀一二,即跪叩祖母大人万福金安
道光二十一年四月十六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嘘枯回生:比喻将死之人有望起死回生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孙男国藩跪禀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
四月十一日,由通信兵发第六号家信,十六日通信兵又到
孙儿等平安如常,孙媳妇也起居维慎,曾孙几天内加吃一顿粥,因为母乳不够,饭食难喂,所以每天两饭一粥
今年庶常馆学成的人,湖南三个都留在馆里,共留五十二个,只有三人改部属,三人改知县翰林院现在已多到一百四五十人,可说是极盛了
琦善已于十四日押解到京城,奉了皇上谕旨,派了三个亲王一个郡王军机大臣大学士六部尚书会同审讯,现在没有定案
梅霖生同年因为去年咳嗽没有好,近日吐血,同乡各京官家一切如常澄侯弟三月初四日在县城发信,已经收到正月二十五日信,至今没有收到
兰姐什么时候分娩是男是女,伏望下次告知
楚善八叔的后事,不知去年冬天情形如何如果绝对没有解危的地方,那二伯祖母必将穷迫难堪,竟希公的后人将被乡里的人见笑了孙儿国藩去年冬天已写信求东阳叔祖兄弟,不知有帮助没有这件事全求祖父大人做主,如能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又哪里不可以回生有望伏念祖父平日积德累仁,救难济急,孙儿了解的,已难以数清如救助廖品一的孤儿,上莲叔的妻子,彭定五的儿子,福益叔祖的母亲,以及小罗巷樟树堂各尼庵,都代为筹划,尽力体恤凡属别人束手无策的,只要祖父出面认真调停,便能扭转乾坤,没有不立即解危的,何况有同胞亲谊的楚善八叔正在万难之中呢!
孙儿因想到家中的事,四千里外,杳无消息,不知同堂各位叔叔目前的情形,又想家中这时也很艰难窘迫,才敢冒昧多嘴,伏求祖父大人宽恕我无知的罪过楚善叔的事,如有设法的地方,希望详细写信寄来京城
现逢折差的便利,恭敬地禀告一二,跪叩祖母大人万福金安
道光二十一年四月十六日
第 九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