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篇致诸弟·劝弟谨记进德修业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o m
四位老弟左右:
昨廿七日接信,快畅之至,以信多而处处详明也四弟七夕诗甚佳,已详批诗后从此多作诗亦甚好,但须有志有恒,乃有成就耳余于诗亦有工夫,恨当世无韩昌黎及苏黄一辈人可与发吾狂言者但人事太多,故不常作诗用心思索,则无时敢忘之耳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进德,则孝悌仁义是也修业,则诗文作字是也此二者由我作主,得尺则我之尺也,得寸则我之寸也今日进一分德,便算积了一升谷明日修一分业,又算余了一文钱德业并增,则家私日起
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自主昔某官有一门生为本省学政,托以两孙,当面拜为门生后其两孙岁考临场大病,科考丁艰,竟不入学数年后两孙乃皆入,其长者仍得两榜此可见早迟之际,时刻皆有前定,尽其在我,听其在天,万不可稍生妄想六弟天分较诸弟更高,今年受黜,未免愤怨,然及此正可困心横虑,大加卧薪尝胆之功,切不可因愤废学
九弟劝我治家之法,甚有道理,喜甚慰甚!自荆七遣去之后,家中亦甚整齐,待率五归家便知书曰:“非知之艰,行之维艰”九弟所言之理,亦我所深知者,但不能庄严威厉,使人望若神明耳自此后当以九弟言书诸神,而刻刻警醒季弟天性笃厚,诚如四弟所云,乐何知!求我示读书之法,及进德之道另纸开示作不具
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四年八月廿九日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四位老弟左右:
昨天收到二十七日来信,非常畅快,回信多而所写的事处处详细明白,四弟的七夕诗很好,意见已详细批在诗后面从此多作诗也很好,但要有志有恒,才有成就我对于诗也下了工夫,只遗憾当世没有韩昌黎和苏黄一辈人可以引起我口出狂言但人事应酬太多,所以不常作诗用心思索,就时刻不敢忘
我们这些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件事靠得住进德,指孝义的品德修业,指写诗作文写字的本领这两件事都由我做主得进一尺,便是我自己的一尺得进一寸,便是我自己的一寸今天进一分德,便可算是积了一升谷明天修一分业,又算剩了一文钱德和业都增进,那么家业就会一天天兴起
至于富贵功名,都由命运决定,一点也不能自主过去某官员有一个门生,是本省学政,便把两个孙儿托他帮忙,当面拜为门生后来那两个孙儿在临年考时大病一场,到了科考又因父母故去而有孝在身,不能入学几年后,两人才都入学,大的仍旧得两榜可见入学迟早,入学时间都是生前注定考的方面虽尽其在我,但取的方面听其在天,万万不要产生妄想六弟天分比诸位弟弟更高些,今年没有考取,不免气愤埋怨但到了这一步应该自己将自己衡量一番,加强卧薪尝胆的功夫,切不可以因气愤而废弃学习
九弟劝我治家的方法,很有道理,很高兴很安慰!自从荆七被派去以后,家里也还整齐,等率五回来便知道尚书道:“不是认识事物难,而认识了去实行更难”九弟所说的道理,我深有体会,但为人不能太严肃厉害,使人像望着神一样自此以后,当以九弟的批评为座右铭,时刻警惕反省季弟天性诚笃厚实,正像四弟说的,怎样都可以!要求我指示读书方法和进德的途径,我在别的纸上一一列出其余不多写
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第 二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