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篇致诸弟·劝弟切勿恃才傲物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四位老弟足下:
吾人为学,最要虚心尝见朋友中有美材者,往往恃才傲物,动谓人不如己,见乡墨则骂乡墨不通,见会墨则骂会墨不通,既骂房官,又骂主考,未入学者,则骂学院平心而论,己之所为诗文,实亦无胜人之处不特无胜人之处,而且有不堪对人之处只为不肯反求诸己,便都见得人家不是,既骂考官,又骂同考而先得者傲气既长,终不进功,所以潦倒一生,而无寸进也
余平生科名极为顺遂,惟小考七次始售然每次不进,未尝敢出一怨言,但深愧自己试场之诗文太丑而已至今思之,如芒在背当时之不敢怨言,诸弟问父亲叔父及朱尧阶便知盖场屋之中,只有文丑而侥幸者,断无文佳而埋没者,此一定之理也
三房十四叔非不勤读,只为傲气太胜,自满自足,遂不能有所成京城之中,亦多有自满之人,识者见之,发一冷笑而已又有当名士者,鄙科名为粪土,或好作诗古文,或好讲考据,或好谈理学,嚣嚣然自以为压倒一切矣自识者观之,彼其所造曾无几何,亦足发一冷笑而已故吾人用功,力除傲气,力戒自满,毋为人所冷笑,乃有进步也诸弟平日皆恂恂退让,弟累年小试不售,恐因愤激之久,致生骄惰之气,故特作书戒之务望细思吾言而深省焉,幸甚幸甚!
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四年十月廿一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嚣嚣:喧华,吵闹此处比喻沸沸扬扬
不售:不第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四位老弟足下:
我们研究学问最重要的是虚心我常看见朋友中有好的人才,往往恃着自己的才能傲视一切,动不动就说别人不如自己见了考取举人的文章便说人家的文章不通,见了考取进士的文章也说人家的文章不通既骂房官,又骂主考,没有入学的便骂学院平心静气来说,他自己所作的诗或文,实在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不仅没有超过别人的地方,而且还有见不得人的地方只是因为不肯用对待别人的尺度反过来衡量自己,便觉得别人不行既骂考官,又骂同考先考取的傲气已经这么大,当然不能进步,所以潦倒一生,没有一寸长进
我平生在科名方面,非常顺遂,只是小考考了七次才成功但每次不中,没有说过一句怨言,只有为自己考试时诗文太丑而深感惭愧罢了今天想起来,如芒刺在背那时不敢发怨言的原因,弟弟们问父亲叔父和朱尧阶便知道了因为考场里,只有文章丑陋而侥幸得中的,绝对没有文章好而被埋没的,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三房十四叔不是不勤读,只因傲气太盛,自满自足,便不能有所成就京城之中,也有不少自满的人,有见识的人看见他们,不过冷笑一声罢了又有当名士的,把科名看得和粪土一样,或者喜欢作点古诗,或者搞点考据,或者好讲理学,沸沸扬扬自以为压倒一切有学识的人见了,认为他们的成就也没有多少,也只好冷笑一声罢了所以我们用功,去掉傲气,力戒自满,不为别人所冷笑,才有进步弟弟们平时都谨慎退让,但多年小考没有中,恐怕是因为愤激已久,以致产生骄惰的习气,所以特别写信告诫务必想一想我说的话,幸甚幸甚!
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第 二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