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篇致九弟·宜平骄矜之气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沅弟左右:
接来缄,知营墙及前后壕皆倒,良深焦灼然亦恐是挖壕时不甚得法,若容土覆得极远,虽雨大,不至仍倒入壕内,庶稍易整理至墙子则无倒坍,不仅安庆耳徽州之贼,窜浙者,十之六七,在府城及休宁者,闻不过数千人,不知确否
连日雨大泥深,鲍张不能进剿,深为可惜!季高尚在乐平,余深恐贼窜入江西腹地,商之季高,无遽入皖,季高亦以雨泥不能速进也
润帅谋皖已大半年,一切均有成竹,而临事复派人救援六安,与吾辈及希庵等之初议,全不符合枪法忙乱,而弟与希庵皆有骄矜之气,兹为可虑希庵论事,最为稳妥,如润帅有枪法稍乱之事,弟与希婉陈而切谏之弟与希之矜气,则彼此互规之,北岸当安如泰山矣
咸丰十年三月廿一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互规:互相约制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w w . 8 b e i           8 .c o m 沅弟左右:
接到来信,得悉营墙和前后浚沟都倒塌了,深感焦急然而也怕是挖壕沟时不大得法,如果挖的土堆得离壕沟很远雨就是大些,不至于又冲入壕内,也许稍微容易整理
至于营墙那是没有不倒坍的,不仅仅是安庆徽州的敌人,流窜浙中的,十之六七在府城和休宁的,听说不过几千人,不知道确实不
连日雨大泥深,鲍张两军不能进攻,深为可惜季高尚在乐平,我深怕敌窜入江西腹心之地,与季高商量,不要急于入安徽,季高也觉得雨大泥深不能很快出发
润帅谋划安徽战局已经大半年,一切他都胸有成竹,而临事又派人救援六安,和我们及希庵等开初的意思,完全不符枪法忙乱,而弟弟和希庵都有骄矜的表现,这是值得忧虑的希庵论事,最为稳妥,如润帅有枪法稍乱的事,弟弟和希庵可以委婉陈词,切实地谏阻他弟弟与希庵之骄矜之气,要互相制约一下,那么北岸应当是安如泰山了
咸丰十年三月二十一日
第 四十一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