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功名一时气节千载

事业文章随身消毁而精神万古如新功名富贵逐世转移而气节千载一日君子信不当以彼易此也

译文

事业和文章跟随身体消亡毁灭然而精神万古长存永不朽败功名和富贵随着时代转换迁移然而气节千载不变永留人间有道德的读书人要坚信不应当以放弃精神气节去交易随时毁灭变幻的东西

注释

万古如新万古就是千秋万代如新谓交友情意不投时间虽久仍和新相识一样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谚曰‘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司马贞索隐引服虔曰“人不相知自初交至白头犹如新也”万古如新就是永久象新的一样就是万古长存永不朽败

逐世〈动〉本义追赶说文“逐,追也”随,跟随唐·储光羲江南曲“逐流牵荇叶,沿岸摘芦苗”世本义三十年说文“世,三十年为一世”时代朝代晋·陶渊明桃花源记“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逐世即随着时代

转移转换迁移周礼·天官·大宰“九曰闲民无常职转移执事”郑玄注引曰“闲民谓无事业者转移为人执事若今佣赁也”改变清·顾炎武日知录·两汉风俗“嗟乎士君子处衰季之朝常以负一世之名而转移天下之风气者视伯谐之为人其戒之哉

气节志气节操清·唐甄潜书·主进“世尚气节则为直士世尚功业则为才士

千载一日本义犹千载一时一千年才有这么一个时机形容机会极其难得元·寿宁静安八咏·赤乌碑“龟龙剥兮皇象书千载一日兮传赤乌”此直解千年有如一日比喻永恒不变

评语
精神志节不是空的不能脱离一定的事件而存在青史留名的人其精神气节往往是在一定的事件中表现出来的事业有大有小有好有坏坏人小人也可以称自己的钻营为一种事业而此处所说的事业是专指谋求一己生活幸福的营利事业绝对不是指造福万民的伟大政治事业因为为一种善政德政都会永垂不朽的而此处的“文章”也是指普通毫无内容的文章是抒发病态之情咏风弄月堆砌词藻的作品而绝对不是指圣贤所写的载道文章因为圣贤的精神所以行万古如新几乎全靠文章薪火相传之功所谓“文章千古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说到“功名富贵逐世转移而气节千载一日”却是一句说得最中肯的名言关于“文章”与“富贵”的价值观司马迁曾有精辟的见解他在报任安书中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利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及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由此可见一个人不论何时何地应保持一种高尚的品德伟大的理想使自己的事业的充溢着伟大的精神在实现理想中保持着如一的气节这就是所谓“功名一时富贵难久而精神不死气节千秋”一个人的事业和他所作的文章无论多么成功伟大优良简练到了他死之后这股力量便化为乌有了只有人的精神可以传之万代而不会改变精神的伟大便可以使后世的人受到极大的感化富贵与功名随著时代的转移而改变这代的功名到了下一代便一文不值现在贫困的人到了后代子孙也许就变成富贵了唯有人生的气节一直到千万年之后都是不变的由此看来事业文章功名富贵与精神气节来比较其价值实有天地之别所以君子不可因寻求事业文章功名富贵而玷污了自己的精神与气节

【注074】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四·集灵同文无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