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卧云弄月绝俗超尘

芦花被下卧雪眠云保全得一窝夜气竹叶杯中吟风弄月躲离了万丈红尘

译文

盖着芦花披卧雪地安心神闲眠烟云保全那一分静思产生的良知善念举着竹叶杯饮美酒赋诗文吟咏风月远离那一片喧嚣繁华的人间尘世

注释

芦花被用芦苇花絮做的被喻粗劣之被元·贯云石于公元1314年秋天南游途中经过梁山泊贯云石喜爱那里一个鱼翁的芦花絮成的被子鱼翁要他用诗来交换贯云石略加思索吟出了一首七律“采得芦花不碗尘绿莎聊复藉为茵西风刮梦秋无际夜月生香雪满身毛骨已随天地老声名不让古今贫青绫莫为鸳鸯妒欸乃声中别有春”这首芦花被诗广为流传贯云石用它换取芦花被的事也传为佳话贯云石干脆又取了“芦花道人”的别号并写道“清风荷叶杯明月芦花被乾坤静中心似水”宣布了自己和名利场的决绝开始了十年浪迹江湖专心创作的新生活

卧雪后汉书·袁安传“后举孝廉”李贤注引晋周斐汝南先贤传“时大雪积地丈余洛阳令身出案行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又三国魏焦先亦有“卧雪”故事晋皇甫谧高士传·焦先“后野火烧其庐先因露寝遭冬雪大至先袒卧不移人以为死就视如故”后遂以“卧雪”为安贫清高的典实

眠云比喻山居生活唐刘禹锡西山半若试茶歌“欲知花乳清令味须是眠云卧石人

夜气儒家谓晩上静思所产生的良知善念孟子·告子上“牿之反覆则其夜气不足以存夜气不足以存则其违禽兽不远矣

吟风弄月此指吟诗填词旧指文人写作或朗诵以风月等自然景色为题材的作品现多形容作品空虚无聊唐·范传正李翰林白墓志铭“吟咏风月席天幕地但贵其适所以适不知夫所以然而然

万丈红尘指热闹繁华的地方万丈形容很长很高或很深后汉书·苏竟传“天有白虹自子加午广可十丈长可万丈”红尘闹市的飞尘指繁华的社会南朝·陈·徐陵洛阳道诗之一“缘柳三春暗红尘百戏多”佛教道教等称人世为“红尘”见一四九注解

评语

芦苇的花絮可以代替棉花装填到卧具里面做成被子但那是很粗糙的下等卧具“一窝”的意思就是代表一间小屋子卧雪眠云是形容接触那清寒的夜色在这时候卧倒在芦花被中一尘不染可以说超脱了世俗的生活竹叶在酿酒的时候放到里面味道很好所以世人便把这种酒叫做“竹叶青”竹叶杯就是酒杯的意思芦花被对以竹叶杯很是恰当如果手持酒杯赏风月吟诗歌平日在红尘中翻腾的人们一时也可以远离世俗的种种烦恼平日汲汲于追求名利的小人只知使自己衣食住行豪奢丰足他的心便自然而然的世俗化了反之处于清寒淡泊的境界倒有著无穷的趣味“卧云弄月绝俗超尘”这种充满着雅趣的田园生活是颇为引人的最能理解其生活雅趣的就是田园诗人陶渊明他在饮酒诗中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这就是一种远离万丈红尘神仙般的隐居生活但是否所有的隐者都不愿留其名或者全都是为了终南捷径不得而知真的隐者确实不多为隐而名的人却不少陶渊明的可贵在得自然之趣并不是为隐而隐并不是追求那种不沾人间烟火的表面形式而曹操在戎马倥偬之余也破识“吟风弄月”的雅趣他有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