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彻见自性不必谈禅

性天澄澈即饥餐渴饮无非康济身心心地沉迷纵谈禅演偈总是播弄精魂

译文

本性清澄明澈即使饿了吃饭渴了喝水无非是为了保养身体和精神心地沉沦迷惑纵然谈论禅理演绎偈语总归是自己玩弄精神和灵魂

注释

性天即天性本性见一二三注解

澄澈清澈水清见底见0三五注解

饥餐渴饮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形容生活必需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十六“说得天花乱坠争似饥餐渴饮

康济保养宋·苏轼留别金山宝觉圆通二长老“康济此身殊有道医治外物本无方

沉迷深深地迷惑或迷恋(某事物)丘迟(463-508字希范吴兴乌程现在浙江吴兴人南朝梁文学家丘迟八岁能文有才名仕齐为殿中郎后仕梁官至司空从事中郎盛负文名诗歌有辞采丽逸的特色明人辑有丘司空集)与陈伯之书“外受流言,沉迷猖獗,以至于此

谈禅演偈谈禅谈说佛教教义宋·高承事物纪原·道释科教·谈禅宝林佛湼槃时告迦叶曰‘吾清浄法服以付汝’迦叶传阿难二十八代至达摩梁普通中自南天竺泛海至广州后止崇山住少林寺传惠可中国谈禅自此始也”演偈偈在梵语是伽佗又可译为“颂”有一定字数四句为一节是演法义赞佛德的一种诗句演偈就是解释偈语

评语

做什么事如果只求形式不讲实质不看结果就难见成效一个真正信佛的人不一定要落发为僧出家修行的人也不一定是好和尚所以凡事不要拘泥于形式而应讲求实质论语?雍也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颜渊的安贫乐道精神就是表面上生活虽然清苦但精神生活却极为快乐这是他的本性澄澈显露真如即使餐嚼粗饭渴饮清泉他心中也是快乐无比的梁武帝萧衍虽然平日吃斋念佛而且三舍其身于同泰寺出家可是由于他沉迷于权力和声色物欲太深所以最后终于遭候景之乱而饿死台城历史上达官人以至身为皇帝的人谈禅信佛乃至出家的人不少可其中很多人只在教义上理解研究佛捶只在形式上每天上香磕头真的让他放弃应有地位去云游四方让他行善而普度众生是做不到的他心中的各种欲念是难以消除的以此论推而广之一个人做什么事关键在于实际行为在于结果如何而不是看他说的想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