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人我一视动静两忘

喜寂厌喧者往往避人以求静不知意在无人便成我相心著于静便是动根如何到得人我一视动静两忘的境界

译文

喜欢寂静讨厌喧嚣的人往往避开人群以便求取宁静不知道意念存在没有他人就成为自我形象内心执著于寂静就是动乱根源怎么算得他人与我同样看待运动静止两者一起忘记的境界

注释

避人犹避世脱离现实生活避免和外界接触唐·吴融偶书“只此无心便无事避人何必武陵源

我相佛教语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等四相之一指把轮回六道的自体当做真实存在的观点佛教认为是烦恼之源金刚经·大乘正宗分“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相”即形相或状态对性质本体而言指诸法的形象状态对人的意识而言就是“想”即人的意识对事物的某种反映也是人的意识对某种程度的相状摹写“我相”指执着于“实我”的外在相状“人相”指把轮回六道的自体当作真实存在的外在相状“众生相”指把依五蕴(色识)而生的众生之体当作真实存在“寿者相”指把假相的生命存在的时限(即寿命)当作真实存在的相状

动根动乱之根源

到得亦作“到的”犹言及得算得元·无名氏小尉迟第一折“凭着我坐下马手中鎗有万夫不当之勇料他到的那里”另见00八注解

人我一视我和别人属于一体人我他人与我庄子·天下“愿天下之安宁以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以此白心”佛教语即人我见凡俗之人妄认自身常住不变执着“有我”之见佛家谓之“人我见”坛经三五“人我是须弥邪心是大海烦恼是波浪……无人我须弥自倒除邪心海水竭烦恼无波浪灭”一视同样看待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八“骞驴布鞯与金鞍骏马同一游也松林莞席与绣帷玉枕同一寝也知此则贫富贵贱可以一视矣”也作“人己一视”待别人象待自己一样比喻待人没有私心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二“此正无意于我人己一视之道实贤人君子之盛德

动静两忘动静运动与静止行动与止息易·根“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两忘两者一起忘记庄子·大宗师“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佛家说“无心心即是真心动静两忘为离欲”没有了念头自然见那道心无念便见真心念头不断思维混乱争斗不休俗念牵缠如何能得这真心呢若然无念即见真心真心发现动静皆是天机忘形忘物无我无他波澜不惊自然离欲了

评语

修身养性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锻炼自己的坚强意志以能控制自己的物欲情欲排除自己的私心杂念求得内心的宁静在于心静环境在其次否则把自己放进真空罩子里不就真静无菌了吗一些清修的人喜欢远离尘器隐居山林以求得宁静其实这样得来的宁静并非真静因为环境虽然宁静假如不能忘却欲世事物内心仍然是一层烦杂何况既然使自已和人群隔离就表示你内心还存有人已物我动静的观念自然也就无法获得真正的宁静所以必须完全扬弃我相和动静不一的主观思想才能真正达到身心都安宁的境界陶渊明的“结庐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又得返自然”才算得到静的真义喜欢寂寞而厌烦喧嚣的人往往厌烦世间的噪声而远离世人独居深山幽谷以求寂静心中存在著无人烦扰是最好的念头这烦扰的念头有“我”存在其中便成了我相又有心求寂静却执著寂静当中便成了动乱的根本要知“我”是对“人”而成的“静”是对“动”而起的如果执著于任何一方他方必定不能不有所起避人求静的人不知此理终究不能得到“人我一体动静两闻”的境界也就得不到真实安乐的境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