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谗言自明媚阿侵肌

谗夫毁士如寸云蔽日不久自明媚子阿人似隙风侵肌不觉其损

译文

谗言毁谤他人的人犹如寸短浮云遮蔽日光不久自然会重现光明谄媚阿谀他人的人好似孔隙寒风侵害肌肤不会感觉到它的损害

注释

谗夫毁士诽谤说人坏话的人论衡·答佞“谗与佞,俱小人也

寸云蔽日寸〈形〉引申为极短形容极小的梁启超谭嗣同传“君与康先生捧诏恸哭,而皇上手无寸柄,无所为计”蔽日遮蔽日光楚辞·九章·涉江“山峻高以蔽日下幽晦以多雨”云蔽日即“浮云蔽日”语本文子·上德“日月欲明浮云盖之”原比喻奸佞之徒蒙蔽君上之明后泛指小人当道社会一片黑暗汉·陆贾新语·慎微“故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月也

媚子阿人媚子是善长逢迎阿谀的人阿人是谄媚取巧曲意附和的人

隙风隙〈名〉本义墙上开裂的裂缝也泛指孔穴空隙说文“隙壁际孔也广雅“隙裂也”墙壁和门窗的小孔叫隙从这里吹进的风叫邪风相传这种风最易使人身体受伤而得病

评语

俗语说“谣言止于智者”谗言只有遇到昏主才能发挥作用苏旬在辨奸论中有论断说“昔者山巨源见王衍曰‘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也’郭汾阳见卢杞曰‘此人得志吾子孙无遗类矣’自今而言之此理固有可见者以吾观之王衍之为人容貌言论固有以欺世盗名者然不歧不求与物浮沉使晋无惠帝仅得中主虽衍百千何从而乱天下乎卢杞之奸固足以败国然而不学无术容貌不足以动人言语不足以眩世非德宗之鄙暗亦何从而用之”人们受了谗言诽谤或被人恶意攻击心中有冤无处诉感觉委曲然而事实总是事实如果不是实在的诬陷这不过是短暂的黑暗宛如乌云遮日不久云散而重现光明所以人们如果被他人造了谣言最好不去理会久而久之自会水落石出谣言不攻而自破了因此造谣言的人如果再去挑拨离间也就不再发生效果了人们都喜欢赞扬或受人尊敬然而当今社会用奉承的手段迎合别人的意图靠阿谀迎中飘飘然的人仍是大有人在有些人专会收买人欢心对人当面恭维这种谄媚阿谀的风气如果不改正过来就好比是由窗缝钻进来的寒风不知不觉逼侵人身肌肤久之便得了寒风侵袭的病症使人受了健康的损害而不自觉所以甜言蜜语欺骗人的话绝不可随便听信以免损害了品德宁受人谤勿受人扬受人诽谤则知所警惕受人谄媚则败德丧身而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