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求心内佛去心外法

才就筏便思舍筏方是无事道人若骑驴又复觅驴终为不了禅师

译文

刚才登上竹筏就想着舍弃竹筏方才是不为外物所累的道人假如骑着毛驴又另外寻觅毛驴最终成为不了解佛理的和尚

注释

〈动〉“京”意为高,“尤”意为特别本义到高处去住说文“就,就高也”从京从尤尤,异于凡也桂馥注“此言人就高以居也”孔广居注“京高丘也古时洪水横流,故高丘之异于凡者人就之”登上史记·刺客列传“于是荆轲就车而去

〈名〉本义筏子一种竹制的渡河工具广韵“筏,大曰筏,小曰桴,乘之渡水

无事道人指不为事物所牵挂而已悟道的人禅宗祖师六祖慧能有句人所皆知的名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若尘埃”这就是修道的根本所在这要从事理上说清楚人是众生一员众生是大圆觉法海的无缘幻化直至整个宇宙以至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大圆觉法海的幻化这大圆觉法海就是人的本来面目就是真我修道就是回到真我凡人就是这真我的一个梦凡人就是梦中人如何回到真我六祖已教了我们“本来无事”修道者要明白人是梦幻世间都是梦幻就要用平常心达到无我无执无做作空空如也了了然然了无一物无为无事无做无作如此安然闲守自可日久力足渐回自性法海而无劳修行修于无修而修成于无作而成实无可修本来具足实无所成天然本性无事无事是贵人当一个人消除了偶像崇拜之后他就是一个无事之人了无事是贵人贵个什么贵在有一颗平常心当你是一位无事道人后就会自由无碍处处皆安这个无事的贵人进入色界不被色迷惑进入声界不被声迷惑进入味界不被味迷惑进入触界不被触迷惑进入法界不被法迷惑无事即无为道家主张顺乎自然无为而治老子“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不了掸师是不懂佛理的和尚不了不明了不明白春秋·庄公二四年“郭公”晋·杜预注“自曹羁以下公羊穀梁之说既不了又不通之于左氏故不採用”禅师和尚之尊称善住意天子所问经卷下“天子问文殊师利言‘禅师者何等比丘得言禅师?’文殊师利答言天子‘此禅师者于一切法一行思量所谓不生若如是知得言禅师’”比丘能得禅定波罗蜜者曰禅师又南朝陈宣帝称南岳慧思和尚为大禅师唐中宗赐神秀和尚以大通禅师之号皆寓非常尊崇之意后用为对一般和尚的尊称

评语

船筏只是渡河的工贝渡过了河海就一文不值了然而只说船筏而不渡河海或者渡过了河海还不肯舍弃船筏都是执著不化的人实在是愚蠢的行为呀佛祖圣贤的经论大都读了之后给予转迷开悟的方便经论好像是渡海的船筏人能够籍着它度过烦恼生死的苦海然后就把它舍弃才是一个无事的道人进一步更能因此转迷开悟用悟来转迷等到迷没有了开悟也就成为无用之物一个人除了烦恼生死之外菩提涅槃也可以说是乌有了既然能了断生死烦恼也就无别求菩提(正觉)涅槃(圆寂)的必要如果修道人不明此理自称大彻大悟得到菩提涅槃其实仍然和执着于船筏之理同样不通所以古僧说“悟了等于不悟”如果不能达到这一境界就不能称为“无事道人传红录“如不了解心即是佛那真是骑驴而觅驴”又说“参禅有两个病一相是骑驴而觅驴一个是骑驴而不肯下驴涅槃经也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而马祖禅师更说“即心即佛”可见佛无须外求就在自己心中人之内心都有佛却不自知而向心外去求这就等于已经骑在驴身上还要另外去找驴至于说到另一种禅病就是不论如何坐禅也不能了悟这种人就是“不了禅师了”以前所说的不能舍去船筏而执着船筏这和骑驴不肯下驴是同样的病态啊不仅参禅的道理如此世上任何道理都是如此我们应当好好加以注意以此喻世事人生也是有道理的即人应善于发现自己的长处发挥自己的潜力做事的方法只是工具最终的结果才是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