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上手定稿忧生与忧世

原文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诗人之忧生也“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似之“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诗人之忧世也“百草干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似之

注释

“我瞻”二句出自诗经·小雅·节南山“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

“终日”二句出自东晋诗人陶潜饮酒第二十首“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纯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洙泗辍微响漂流逮狂秦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百草”二句出自南唐词人冯延巳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译文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是诗人在为民生而忧虑“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与它相似“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是诗人在为世事而忧虑“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与它相似

评析

与前一则思路相似前一则重点说诗词之异这一则重点说诗词之同但方向仍是在“风人深致”方面忧生忧世看似诗词并提其实侧重在对词的悲情体性的认同上不过是援引诗歌之例来为词体助势而已所以这一则的重点仍落在上一则的“悲壮”二字上

节南山诗中“我瞻”两句字面上写马儿因为很久没被赶驾而呈肥硕之态实际上喻示的是贤才久被冷落的意思晏殊的“昨夜”三句也是貌似写秋风吹落树枝以至视野陡然开阔实际上要表达的是久被压抑的才士渴望成就事业之意王国维说这一诗一词都表达了诗人对个体生命的忧虑之心应该说是符合中国传统诗词的语境的但因为这种才士的被冷落乃是古代的一种常见现象所以诗人在感慨一己生命的坎坷之时也表达了对于一个时代和一个群体的忧虑所以“忧生”之中也包含着“忧世”之意陶渊明的“终日”两句和冯延巳的“百草”两句都表达了一种关怀世道时运的淑世情怀所以王国维以“忧世”概括其意旨但这种忧世之意也是从诗人个体的角度透视出来的则忧世之中也有着忧生之心王国维将忧生忧世分类而言只是为表述的方便而已其实两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

无论是描述忧生还是描述忧世“忧”才是真正的核心诗歌中的忧生忧世固然很多而就词体而言忧生忧世才是更为本质的体性所以说这一则重点阐发上一则的“悲壮”之意理由便在这里

【参阅作品】

原文
踏莎行[宋]晏殊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注释

销魂谓为情所感若魂魄离散

带缓罗衣指为愁而消瘦衣带宽松

蕙炷蕙草做的香炷

译文

鉴赏提示

晏殊与孔道辅范仲淹欧阳修尹洙等人友善与吕夷简不合及吕夷简为相因故贬孔范等这首词即有感于此而作词的格调与冯延巳的鹊踏枝相仿“垂杨”两句责杨柳只知招惹春风而不能留住行人言外有深意试用词人忧世的观点来鉴赏本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