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上手定稿风人深致

原文
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晏同叔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颇近之但一洒落一悲壮耳

注释

诗·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釆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涣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让诗经原名诗三百汉代开始尊为“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录西周初期到春秋中期五百年间诗歌三百零五首分风颂三个部分蒹葭属于秦风

晏同叔即晏殊宇同叔谥元献临川(今江西省抚州)人北宋词人著有珠玉词存词一百三十多首“昨夜”三句出自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别离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译文

诗经·蒹葭一篇最具有风人深远的意味晏殊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思比较接近只是前者表现得爽利自然而无拘无束后者表现得悲哀雄壮

评析

用诗词对勘的方式来说明诗词之间的体性异同这一则在王国维的手稿中列于第一可见王国维撰述词话的最初用心王国维提出的“风人深致”属于传统诗学话语“风人”也就是“诗人”之意因为诗经的“风”不仅居前而且数量最多“深致”则是在诗歌语言之外所表达的深刻深远的情致“风人深致”一词刘熙载艺概·诗概已屡有使用王国维这里可能是承此而来蒹葭中的主人公在深秋季节“溯洄”“溯游”不懈地追寻着在水一方的伊人此在情人是如此但也可完全理解为一种对理想抱负等的执著追求阐发的空间可以向深远推进而晏殊的“昨夜”三句也是写秋季景象但“望尽天涯路”这一动作也同样可以作为一种对理想的求索来引申这就是蒹葭与晏殊蝶恋花两首作品的相似之“意”王国维对晏殊“昨夜”三句曾数度引用并在其“三种境界”中以晏殊此三句作为第一境也显然是从“风人深致”这一角度来重新诠释的不过就好像朱熹在诗集传中直言蒹葭之意“不知其何所指”一样这种“风人深致”也往往只在特殊的语境中才可能被接受所以难免带有姑妄言之的意味

但这种诗词之“同”并不是王国维关注的重点所以王国维接下来分说蒹葭之“洒落”与“昨夜”三句之“悲壮”的不同其实这种不同也部分地包含着无我之境与有我之境的区分在内因为王国维论述无我之境多取诗歌之例而且诗风和意趣偏于洒落一路而论述有我之境则多取填词之例侧重择录悲凉凄厉之作品何以说蒹葭一篇洒落呢因为主人公虽然反复追寻但将这种追寻放在蒹葭苍苍在水一方的迷离意境之中可能是这种迷离使主人公着意的是追求的过程而对追求的结果反倒显得在其次了所以王士禛古夫于亭杂录也说自己从中读出了如庄子·山木中所透露出来的“令人萧寥有遗世意”王国维的洒落之感当意近于此而晏殊“昨夜”三句则在“望尽”之中带有极大的忧虑和劳顿之心而“望尽”之艰难更为这种忧虑和劳顿渲染了一种悲壮的色调王国维作此比较宗旨在于将词的“悲壮”的体性揭示出来这其实也同样是王国维的一种“风人深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