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 页
卷二十四 不苟论 博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om
先王有大务去其害之者故所欲以必得所恶以必除此功名之所以立也俗主则不然有大务而不能去其害之者此所以无能成也夫去害务与不能去害务此贤不肖之所以分也使獐疾走马弗及至已而得者其时顾也骥一日千里车轻也以重载则不能数里任重也贤者之举事也不闻无功然而名不大立利不及世者愚不肖为之任也冬与夏不能两刑草与稼不能两成新谷熟而陈谷亏凡有角者无上齿果实繁者木必庳用智褊者无遂功天之数也故天子不处不处极不处盈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盈则必亏先王知物之不可两大故择务而处之宁越皆布衣之士也虑于天下以为无若先王之术者故日夜学之有便于学者无不为也有不便于学者无肯为也盖闻孔丘墨翟昼日讽诵习业夜亲见文王周公旦而问焉用志如此其精也何事而不达何为而不成故曰“精而熟之鬼将告之”非鬼告之也精而熟之也今有宝剑良马于此玩之不厌视之无倦宝行良道一而弗复欲身之安也名之章也不亦难乎宁越中牟之鄙人也苦耕稼之劳谓其友曰“何为而可以免此苦也”其友曰“莫如学学三十岁则可以达矣”宁越曰“请以十五岁人将休吾将不敢休人将卧吾将不敢卧”十五岁而周威公师之矢之速也而不过二里止也步之迟也而百舍不止也今以宁越之材而久不止其为诸侯师岂不宜哉养由基尹儒皆文艺之人也荆廷尝有神白猿荆之善射者莫之能中荆王请养由基射之养由基矫弓操矢而往未之射而括中之矣发之则猿应矢而下则养由基有先中中之者矣尹儒学御三年而不得焉苦痛之夜梦受秋驾于其师明日往朝其师望而谓之曰“吾非爱道也恐子之未可与也今日将教子以秋驾”尹儒反走北面再拜曰“今昔臣梦受之”先为其师言所梦所梦固秋驾已上二士者可谓能学矣可谓无害之矣此其所以观后世已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回头看獐性多疑善顾所以拿来作比喻为之任成为他的负担这两句意思是说贤者本来可以像骐骥一日千里那样大立功名但是由于不能“去害务”为愚不肖所拖累所以名不大立就像骐骥以重载不能数里一样凡有角者无上齿指有些长角的动物如牛羊等上颚缺门齿及犬齿处(chù)当(dànɡ)适宜都是背诵的意思实现成功良道善道好的学说“宝行良道”是承上文“宝剑良马”而言通“彰”显扬周威公战国西周国君养由基春秋楚人以善射著称尹儒人名善御把箭射出去忧伤望而谓之曰这句主语是“其师”今昔指昨夜通“夕”显示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先王有了大事就要消除妨害它的因素所以他所要求的一定能得到他所憎恶的一定能除掉这是功成名立的原因平庸的君主却不是这样有了大事却不能消除妨害它的因素这是他不能成功的原因能不能消除妨害事务的因素这是贤和不肖判然不同的原因假使獐飞快地奔逃马是追不上它的但是不久就被捕获这是因为它时时回头张望骥日行千里是因为车轻拉重载就一天走不了几里是因为负担重贤明的人做事决不是没有成效但是名声不能显赫福泽不能传及后世是因为有愚昧不肖的人做了他的拖累夏两季不能同时形成野草与庄稼不能一起长大新粮成熟陈粮就必已亏缺凡是长角的动物就没有上齿果实繁多的树木一定长得低矮思想偏狭的人做事就不会成功这些都是自然的定则所以天子做事情不做得很完美不做得很极端不做得很圆满完美就会转向缺损极端就会转向反面满盈就会转向亏失先王知道事物不能两方面同时发展壮大所以对于事务要加以选择适宜做的才做孔丘墨翟宁越都是没有地位的读书人他们就天下所有事务考虑认为没有比先王道术再重要的所以就日夜学习据说孔丘墨翟白天背诵经典研习学业夜里就亲眼见到了文王和周公当面向他们请教他们用心如此精深还有什么做不到?还有什么办不成?所以说“精心习熟鬼将告知”并不是真的有鬼神告知是因为精心习熟啊假如有宝剑良马人们一定会把玩起来不知满足观赏起来不觉疲倦而对于嘉言懿行却稍加尝试就不再钻研实行这样做还想使自身平安名声显扬不是太困难了吗宁越是中牟的草野之民苦于耕作的辛劳对他的友人说“怎样做才能免除这种痛苦呢?”他的友人说“做什么也比不上学习学习三十年就可以显达了”宁越说“让我用十五年来实现别人休息我不敢休息别人睡觉我不敢睡觉”学了十五年周威公拜他做了老师箭的速度很快射程却不超过二里因为它飞一段就停了下来步行速度很慢却可以走到几百里之外因为脚步不停如果凭宁越的才干又长久不停地努力他成为诸侯的老师难道不正应该吗?养由基和尹儒都是精通技艺的人楚国朝廷中曾有一个白色的神猿楚国善射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射中楚王就请养由基来射它养由基拿着弓箭去了还没开弓实际上就把白猿射中了箭一射出去白猿就应声坠落由此看来养由基具有在射中目标以前就能从精神上把它射中的技艺尹儒学习驾车学了三年仍无所得为此很苦恼夜里做梦梦见从老师那里学习秋驾的技艺第二天去拜见老师老师看见他就说“我从前并不是吝惜技艺舍不得教你是怕你还不可教授今天我将教给你秋驾的方法”尹儒转身后退几步向北再拜说“这种技艺我昨天夜里在梦中已经学了”他先向老师叙述自己所梦到的梦到的正是秋驾的技艺以上述两位士人可算是能学习了可以说没有什们东西能妨害他们了这正是他们扬名后世的原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