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零一 页
卷二十四 不苟论 贵当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名号大显不可强求必繇其道治物者不于物于人治人者不于人于君治君者不于君于天子治天子者不于天子于欲治欲者不于欲于性性者万物之本也不可长不可短因其固然而然之此天地之数也窥赤肉而乌鹊聚狸处堂而众鼠散衰绖陈而民知丧竽瑟陈而民知乐汤武修其行而天下从桀纣慢其行而天下畔岂待其言哉君子审在己者而已矣荆有善相人者所言无遗策闻于国庄王见而问焉对曰“臣非能相人也能观人之友也观布衣也其友皆孝悌纯谨畏令如此者其家必日益身必日荣此所谓吉人也观事君者也其友皆诚信有行好善如此者事君日益官职日进此所谓吉臣也观人主也其朝臣多贤左右多忠主有失皆交争证谏如此者国日安主日尊天下日服此所谓吉主也臣非能相人也能观人之友也”庄王善之于是疾收士日夜不懈遂霸天下故贤主之时见文艺之人也非特具之而已也所以就大务也夫事无大小固相与通田猎驰骋弋射走狗贤者非不为也为之而智日得焉不肖主为之而智日惑焉志曰“骄惑之事不亡奚待”齐人有好猎者旷日持久而不得兽入则愧其家室出则愧其知友州里惟其所以不得之故则狗恶也欲得良狗则家贫无以于是还疾耕疾耕则家富家富则有以求良狗狗良则数得兽矣田猎之获常过人矣非独猎也百事也尽然霸王有不先耕而成霸王者古今无有此贤者不肖之所以殊也贤不肖之所欲与人同厉皆然所以为之异故贤主察之以为不可弗为以为可故为之为之必繇其道物莫之能害此功之所以相万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诸侯规律衰绖(cuī dié)丧服丧服的上衣服丧的人头上或腰间系的麻带简慢轻忽通“叛”悌(tì)顺从兄长忠厚增益这里指富足吉人善人贤人大力聚集罗致具之拿它来作样子弋(yì)射用带丝绳的箭射猎古书记载思考不好无以没有用来买狗的钱这里是承上文而言比喻成功前的艰苦劳动

译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名声显赫是不能强求的必须遵循恰当的途径才能实现整治器物不在于器物本身而在于人治理人民不在于人民本身而在于诸侯辖制诸侯不在于诸侯本身而在于天子制约天子不在于天子本身而在于他的欲望节制欲望不在于欲望本身而在于天性天性是万物的根本它不能增益不能减损只能顺应它的本性加以引导这是自然的定则瞥见鲜红的血肉乌鹊就会聚合猫在堂上老鼠就会逃散穿丧服出来人们就知道有了丧事摆出乐器来人们就知道有了喜事商汤周武修养自己的德行天下就顺从他们夏桀商纣轻忽自己的道德修养天下就叛离他们这些难道还用说吗?所以君子只要详察存在于自身的因素就行了楚国有个善于给人看相的人他的判断不曾有过失误名声闻于全国楚庄王召见他向他询问这件事他回答说“我并不能给人看相而是能观察人们的朋友观察平民如果他的朋友都很孝教和顺忠厚恭谨敬畏王命这样的平民他家里一定会日益富足自身一定会日益显荣这是所谓的吉人观察侍奉君主的臣子如果他的朋友都很忠诚可靠品德高尚喜欢行善这样的臣子侍奉君主就会日益有所进益官职就会日益得到升迁这是所谓的吉臣观察君主如果他的朝臣多是贤能侍从多是忠良君主有过失都争相进谏这样的君主他的国家就会日益安定自身就会日益尊贵天下就会日益敬服这是所谓的吉主我并不是能给人看相而是能观察人们的朋友啊”庄王认为他说得很好于是大力收罗贤士日夜坚持不懈从而称霸于天下所以贤明的君主时时召见擅长各种技艺的人并不只是做做样子就罢了而是要借以成就大业的事情不论大小道理本来都是彼此相通的鹰飞犬逐驰骋射猎这些事贤明的君主不是不做而是做了能使思想上日有所得不肖的君主做了却使思想越发昏惑古书上说“做事骄慢昏惑不灭亡还等什么!”齐国有个好打猎的人荒废了很长时日也没有猎到野兽在家愧对家人在外愧对邻里朋友他琢磨自己猎获不到野兽的原因发现原来是猎狗不好想弄到好猎狗家里又穷得没钱买于是他就回家奋力耕作奋力耕作家里就富足了家里富足了就有了钱买好猎驹猎狗好了就屡屡猎到野兽打猎的收获就经常超过别人了不只是打猎各种事情都是如此成就王霸之业的人不经过像这个齐人一样的努力就获得成功的古往今来不曾有过这是贤明的君主和不肖的君主判然不同的原因贤明的君主和不肖的君主他们的欲望跟常人相同尧这样的圣王和夏桀周幽王周厉王这样的昏君都是如此但他们用来实现目的的做法不同贤聪的君主对事情加以审察认为不能做就不去做认为可以做就去做做时一定遵循恰当的途径所以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妨害他这是他们的功业远远超过不肖君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