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十四 页
卷三 季春纪 论人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主道约君守近太上反诸己其次求诸人其索之弥远者其推之弥疏其求之弥强失之弥远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论人论说反省自身和要求于人的关系本篇阐述的是道家伊尹学派的说法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为君之道要简约无为君王的操守在自身首要的是返回到对自己的要求然后才要求别人他对别人的索求越深远别人就越疏远他他对人的要求越强烈他失去的就越多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何谓反诸己也适耳目节嗜欲释智谋去巧故而游意乎无穷之次事心乎自然之涂若此则无以害其天矣无以害其天则知精知精则知神知神之谓得一凡彼万形得一后成故知一则应物变化阔大渊深不可测也德行昭美比于日月不可息也豪士时之远方来宾不可塞也意气宣通无所束缚不可收也故知知一则复归于朴嗜欲易足取养节薄不可得也离世自乐中情洁白不可量威不能惧严不能恐不可服也故知知一则可动作当务与时周旋不可极也举错以数取与遵理不可惑也言无遗者集肌肤不可革也谗人困穷贤者遂兴不可匿也故知知一则若天地然则何事之不胜何物之不应譬之若御者反诸己则车轻马利致远复食而不倦昔上世之亡主以罪为在人故日杀戮而不止以至于亡而不悟三代之兴王以罪为在己故日功而不衰以至于王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应该是“墨”字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什么叫返回自身要求使耳目适宜节制喜好欲望放下算计人的阴谋去掉工巧故作之态让想象漫游在无穷无尽的空间让心放纵在自然之中如果这样就对天性没有损坏没有伤害天性就可以懂得精微的道理懂得精微的道理就可懂得神气懂得神气就可以说懂得道了凡是那些万物懂道之后就可以修成正果所以懂得了道的方法就可随应万物的变化而变变化阔大精深深不可测德行昭彰美好可跟日月相比这些是不能忽视的豪士应时而来宾客自远方归服不可以阻止意气宣泄通畅没有拘束不可以收回所以懂得了懂得道的方法就可返璞归真喜好欲望容易满足有节制并少量地取用养身之物并不占有它离开繁华的都市自得其乐心中的情感洁白无暇难以污染威吓严厉不能使他恐惧不可以收服他所以懂得了认识道理的方法就会行动适当掌握要领在时间中周旋不会走上穷途末路举止有规格合乎常理他就不会迷惑言语得体没有吞吞吐吐话说出来后没有遗失使人的肌肤有所感触不可以随便更改说坏话的人穷困潦倒贤能的人意气风发谗佞贤能都不可以遮掩所以知道了明白道理的方法就会像天地一样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什么事物不能应对的呢就好像驾车的人反过来要求自己那么驾车马就能轻快利索到达远的地方也很快两顿饭的时间就到了而且不觉得困倦以前的亡国君主把亡国的过错推在别人的身上所以每天不停地杀戮以至于亡国都不知醒悟三代中兴的贤君把罪过担当在自己身上所以每天不停地建功立业以至成就了王业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何谓求诸人人同类而智殊贤不肖异皆巧言辩辞以自防御此不肖主之所以乱也凡论人通则观其所礼贵则观其所进富则观其所养听则观其所行止则观其所好习则观其所言穷则观其所不受贱则观其所不为喜之以验其守乐之以验其僻怒之以验其节惧之以验其特哀之以验其人苦之以验其志八观六验此贤主之所以论人也论人者又必以六戚四隐何谓六戚何谓四隐交友故旧邑里门郭内则用六戚四隐外则用八观六验人之情伪贪鄙美恶无所失矣譬之若逃雨无之而非是此圣王之所以知人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智殊即其智有上下高低的差别殊:不同约束节制应为“持”通“濡”沾湿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什么叫求助别人人们同是一类但智力不同贤能和奸邪的人不同但都用花言巧语来为自己做掩饰防止被人嫉妒这是昏君迷乱的原因凡是评论人看他通达时对人的礼遇显贵时对人的举荐富有时对人的供养听取意见时看他的行为空闲时看他的喜好任职时看他进谏的话语穷困时看他不接受的东西贫贱时观察他所不做的事当他高兴时检验他是否做了不常见的行为欢乐时检验他有何不好的癖好当他发怒时检验他的节制能力当他害怕时检验他是否保持气节当他悲哀时检验他的仁爱之心当他困苦时检验他的意志从八面观察六面检验看这是贤能的君主评论人的标准评论人又必须从六亲和四隐方面看什么是六亲是指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妻子儿子什么是四隐就是新朋友旧相知乡亲邻居观察一个人的内在就用六亲四隐的方法观察一个人的外在就用八观六验的方法人的情义虚伪贪婪卑鄙善良邪恶都能不漏地察看到这就像在雨中奔跑不被雨沾湿是不可能的这是圣王能了解他人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