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页
卷一 孟春纪 本生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w . 8b e i 8 . c o m
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能养天之所生而勿撄之谓天子天子之动也以全天为故者也此官之所自立也立官者以全生也今世之惑主多官而反以害生则失所为立之矣譬之若修兵者以备寇也今修兵而反以自攻则亦失所为修之矣夫水之性清土者抇故不得清人之性寿物者抇之故不得寿物也者所以养性也非所以性养也今世之人惑者多以性养物则不知轻重也不知轻重则重者为轻轻者为重矣若此则每动无不败以此为君悖以此为臣乱以此为子狂三者国有一焉无幸必亡今有声于此耳听之必慊已听之则使人聋必弗听有色于此目视之必慊已视之则使人盲必弗视有味于此口食之必慊已食之则使人瘖必弗食是故圣人之于声滋味也利于性则取之害于性则舍之此全性之道也世之贵富者其于声滋味也多惑者日夜求幸而得之则遁焉性恶得不伤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本生阴阳家的学说即以养生为本撄(yīnɡ)触犯抇(ɡǔ)搅乱慊(qiè)快意满足瘖(yīn)通“循”指放纵流逸而不能自禁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最初产生万物的是天养成万物的是人能养成天所产生的万物而不触犯它的是天子天子的行为就是做保全人的天性和生命的事这就是设立官职的原因设立官职是为了保全生命当世糊涂的君主滥设官吏反涂炭生灵这就失去了设立官吏的根本就好像操练军队来防备寇贼如今操练军士反用来攻击自己就失去操练军队的意义水本性清澈泥土使它浑浊所以不能清澈人本是长寿物欲影响了他所以不能长寿外物是用来供养生命的不是用生命来供养的如今的人受迷惑的人大多是用生命来求取外物不知道哪样轻哪样重不知道轻重那么就会把重的当成轻的把轻的看作重的如果像这样那么每次做的事没有不失败的用这样的方法当君主是谬误的这样当大臣是昏乱的这样当儿子是狂妄的这三样中国家如果有一样都不能幸存一定会亡国如今有一种声音在这里耳朵听了后必会满足但听了后就会使人聋就一定不要听有一种颜色在这里眼睛看了必会满足但看了之后就会使人盲就一定不去看有一种滋味在这里嘴上尝过就一定满足但吃进去后使人哑了那就一定不要吃所以圣人对于声滋味这些东西有利于生命的就择取有害于生命的就舍弃这就是保全生命的方法世上富贵的人其中沉迷于声滋味的人很多日夜追求这些东西有机会得到就放纵流逸不能自禁放纵了生命怎能不受到伤害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w . 8b e i 8 . c o m
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物章章以害一生生无不伤以便一生生无不长故圣人之制万物也以全其天也天全则神和矣目明矣耳聪矣鼻臭矣口敏矣三百六十节皆通利矣若此人者不言而信不谋而当不虑而得精通乎天地神覆乎宇宙其于物无不受也无不裹也若天地然上为天子而不骄下为匹夫而不惛此之谓全德之人贵富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不如贫贱贫贱之致物也难虽欲过之奚由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命之曰招蹶之机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贵富之所致也故古之人有不肯贵富者矣由重生故也非夸以名也为其实也则此论之不可不察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箭靶子章章明媚繁盛的样子同“闷”忧闷佚(yì)逸乐蹶(jué)足病靡曼皓齿指美色靡曼指肌肤细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一万个人拿起弓箭一起射一个目标目标不可能不被射中世上万物明媚繁盛如果用来伤害一个生命生命不可能不被伤害如果用来利于一个生命的成长生命没有不被培养成长的所以圣人支配万物来保全它们的天性天性得保全那么精神和畅耳聪目明鼻子灵敏口齿伶俐全身三百六十个关节都通畅利索如果这个人是不说话就自存信义不做什么事就处处得当不考虑什么就能成功精神与天地相通覆盖宇宙他对于外物没有不接受的没有不包含的胸怀就像天地一样广阔在上当天子却不骄傲在下是普通百姓却不烦恼这就可以说是道德完美的人富贵但不知道养生的方法这样就成为祸患这还比不上贫贱的人贫贱的人要想招致外物也很难虽然想过分追求外物有什么方法呢出去就坐车入门就坐辇追求自己逸乐这辇车称做“招致脚病的机具”丰盛的酒肉企图用此来加强身体这酒肉称做“使肠胃溃烂的食品”贪图美色yín靡之音追求自己享乐这些称做“伐乱心性的斧头”这三种祸患是看重富贵招致来的所以古人有的不肯招致富贵这是由于看重生命的原因不是为了夸耀名声实在是为了养生这些道理不可以不明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