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页
卷一 孟春纪 重己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至巧也人不爱倕之指而爱己之指有之利故也人不爱昆山之玉汉之珠而爱己之一苍璧小玑有之利故也今吾生之为我有而利我亦大矣论其贵贱爵为天子不足以比焉论其轻重富有天下不可以易之论其安危一曙失之终身不复得此三者有道者之所慎也有慎之而反害之者不达乎性命之情也不达乎性命之情慎之何益是师者之爱子也不免乎枕之以糠是聋者之养婴儿也方雷而窥之于堂有殊弗知慎者夫弗知慎者是死生存亡可不可未始有别也未始有别者其所谓是未尝是其所谓非未尝非是其所谓非非其所谓是此之谓大惑若此人者天之所祸也以此治身必死必殃以此治国必残必亡夫死非自至也惑召之也寿长至常亦然故有道者不察所召而察其召之者则其至不可禁矣此论不可不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8 . c o m

重己重视自己的生命这是阴阳家的学说相传是尧时的巧匠一说是黄帝时的巧人通“其”苍璧小玑苍璧为石多玉少的玉石小玑是质量较差的珠珠之不圆者为玑一曙一旦即盲乐师枕之以糠使儿子枕卧在谷糠中糠易伤害眼睛正当刚刚使动用法指“婴儿”指死殃残亡和长寿两者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倕是最巧的工匠人们都不爱惜倕的手指而爱惜自己的手指是因为对自己有利的原因人们不爱惜昆山的玉石汉两河的明珠却爱惜自己的一颗劣质玉石和一颗不圆的小珠子是因为对自己有好处如今我所拥有的生命给我带来很多的好处谈论及贵贱即使是天子的位置也不能与生命相比谈论及轻重即使有天下那么富裕也不能交换到生命如果拿生命的安危来议论一旦失去就永远都不能够再得到贵贱贫富安危这三样东西是有道行的人所谨慎对待的谨慎对待生命反招来损伤是没有通达生命情性的原因不了解生命的情理小心谨慎又有什么用这就像盲乐工疼爱自己的儿子但把儿子枕卧在糠谷之中就像聋子抚养婴孩打雷时却在堂上使他往上看还有一些特别不知道谨慎的人不知道对自己的生命谨慎的人对于生死存亡可做或不可做的事从没分辨过其中的不同那些从不去分辨问题的人他们所说的“对”不一定就是正确他们说的“错”不一定就是错误他们把对的说成是错的把错的说成是对的这就叫“糊涂虫”像这样的人是上天降祸的对象用这样的态度修身必然死亡或遭殃拿这种态度来治理国家国家必定残破或灭亡死亡灾祸残破灭亡都不是自行来到而是愚蠢迷乱所招致的长寿的到来也往往是这样所以有道的人不去考察已招致的结果而是考察招致这种结果的原因这样的话死亡灾殃残破灭亡和长寿等的到来就不可以禁止这个道理不可不熟思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使乌获疾引牛尾尾绝力勯而牛不可行逆也使五尺竖子引其棬而牛恣所以之顺也世之人主贵人无贤不肖莫不欲长生久视而日逆其生欲之何益凡生之长也顺之也使生不顾者欲也故圣人必先适欲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8 . c o m

乌获秦武王的力士据说能举千钧勯(dān)力尽棬(quàn)牛鼻上的环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假如要大力士乌获用力拽牛尾巴即使把尾巴扯断力气用尽但是牛还是不肯走因为方向反了假如五尺的小孩牵着牛的鼻环牛就会任他拉到哪里这是因为方向顺了世界上的君主贵人不论好的坏的没有不想长生不死的但是每天他们都违背自己的生性想长寿又怎能长寿凡是生命的成长要顺应着它使生命被放在一边不顾的是因为有欲望所以圣人一定要先节制欲望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室大则多阴台高则多阳多阴则蹶多阳则痿此阴阳不适之患也是故先王不处大室不为高台味不众珍衣不热则理塞理塞则气不达味众珍则胃充胃充则中大鞔中大鞔而气不达以此长生可得乎昔先圣王之为苑囿园池也足以观望劳形而已矣其为宫室台榭也足以辟燥湿而已矣其为舆马衣裘也足以逸身暖骸而已矣其为饮食酏醴足以适味充虚而已矣其为声色音乐也足以实性自娱而已矣五者圣王之所以养性也非好俭而恶费也节乎性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8 . c o m

(dǎn)过度指胸腹腔通“懑”闷胀劳形劳动身体古人以劳形为养生之道酏(yǐ)醴用黍粥酿成的甜酒节乎性节制性情使其适度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屋子大阴气就重楼台高阳气就盛阴气重就会产生脚病阳气盛就会产生痿病这是阴阳不调的祸患因此先代的帝王不住大屋子不建高楼不尝山珍海味不穿过暖的衣服身上过暖就会经脉阻塞经脉阻塞就会气不通顺吃山珍海味就会使胃饱胀胃饱胀的话就会胸腹闷胀胸腹闷胀就使气不能通达像这样求长寿能行吗以前的圣王建造园林池塘足够用来游览活动就行了他们的宫殿亭台足够用来避热防湿就行了他们的车马衣裘只要足以安身暖体就可以了他们的饮食酒浆只要足以可口吃饱肚子就可以了他们的音乐歌舞只要足以使性情安闲愉快就行了这五种东西圣人用它们来养生并非是爱好节俭而厌恶浪费而是为了调节性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