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三 页
卷九 季秋纪 知士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今有千里之马于此非得良工犹若弗取良工之与马也相得则然后成譬之若枹与鼓夫士亦有千里高节死义此士之千里也能使士待千里者其惟贤者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知士就是要了解士兵并爱护他们这样他们才能为君王效力而死良工善于相马的人鼓槌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如今有千里马在这里但没有善于相马的人就等于得不到这匹好马善于相马的人和千里马要都具备才能发挥出各自的长处就像鼓槌和鼓一样士人中也有像千里马一样的他们气节高尚能为正义而死这就是存立在世人中的千里马能够使这些像千里马的人全能发挥的大概只有贤能的人才能够做到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静郭君善剂貌辨剂貌辨之为人也多訾门人弗说士尉以证静郭君静郭君弗听士尉辞而去孟尝君窃以谏静郭君静郭君大怒曰“刬而类五家苟可以傔剂貌辨者吾无辞为也”于是舍之上舍令长子御朝暮进食数年威王薨宣王立静郭君之交大不善于宣王辞而之薛与剂貌辨俱留无几何剂貌辨辞而行请见宣王静郭君曰“王之不说婴也甚公往必得死焉”剂貌辨曰“固非求生也”请必行静郭君不能止剂貌辨行至于齐宣王闻之藏怒以待之剂貌辨见宣王曰“子静郭君之所听爱也”剂貌辨答曰“爱则有之听则无有王方为太子之时辨谓静郭君曰‘太子之不仁过涿视若是者倍反不若革太子更立卫姬婴儿校师’静郭君泫而曰‘不可吾不忍为也’且静郭君听辨而为之也必无今日之患也此为一也至于薛昭阳请以数倍之地易薛辨又曰‘必听之’静郭君曰‘受薛于先王虽恶于后王吾独谓先王何乎且先王之庙在薛吾岂可以先王之庙予楚乎’又不肯听辨此为二也”宣王太息动于颜色“静郭君之于寡人一至此乎寡人少殊不知此客肯为寡人少来静郭君乎”剂貌辨答曰“敬诺”静郭君来衣威王之服冠其冠带其剑宣王自迎静郭君于郊望之而泣静郭君至因请相之静郭君辞不得已而受十日谢病强辞三日而听当是时也静郭君可谓能自知人矣能自知人故非之弗为阻此剂貌辨之所以外生乐趋患难故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诋毁非议刬(chǎn)铲除消灭估量管理揆度傔(qiè)通“慊”满足快意过涿视耳后见鳃目光斜视一会儿少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静郭君善待剂貌辨剂貌辨这个人常喜欢直率地非议诋毁别人所以静郭君门下的人都不喜欢他士尉把这件事说给静郭君听要他赶走剂貌辨但是静郭君不听士尉就告辞离开了孟尝君也偷偷地劝谏静郭君静郭君非常生气地说“消除你们这一类的说法吧揆度我自己的家如果谁能比剂貌辨更使人快意的话我就无话可说”于是静郭君把剂貌辨请到自己最好的房子去居住命令长子侍奉他早晚进奉饮食几年后齐威王逝世齐宣王成为国君静郭君的知交大都不跟齐宣王交好于是静郭君跟剂貌辨一起告辞齐宣王到薛地去了留居薛地没几天剂貌辨就要拜辞而离开请求去参见齐宣王静郭君说“齐宣王十分不喜欢我你去了一定会被杀的”剂貌辨回答说“我本来就不企求能够活着”剂貌辨请求一定要去静郭君不能够制止他剂貌辨出行来到齐国国都齐宣王知道了这件事就隐藏着心中的恼怒来接待他剂貌辨朝见齐宣王时齐宣王说“你是静郭君所听从和关爱着的人吗”剂貌辨回答说“关爱倒是关爱听从就不听从了当大王还是太子的时候我对静郭君说过‘太子不仁德他的耳后长鳃目光斜视像这样的人肯定会背叛别人的不如废除了太子改立卫姬的婴儿校师为太子’静郭君流着泪说‘不行我不忍心这样做’如果静郭君听我的话这样做了一定没有今天的祸患这是其一到了薛地楚国的昭阳将军请求用多出数倍的土地来交换薛地我又说‘一定要听从接受’静郭君说‘从先王那里接受薛地的封赏虽然被后王所厌恶我如何对先王说呢而且先王的庙地在薛地我怎么可以把先王的庙地交给楚国’又不肯听从我的劝说这是其二”齐宣王叹息着脸上有所动容“静郭君对我一心一意竟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年少无知真不知道这些情况一会儿你肯为我叫静郭君来吗”剂貌辨回答说“遵命”静郭君来了穿着齐威王赐给他的衣服戴着齐威王赐给他的帽子佩着齐威王赐给他的宝剑齐宣王亲自到郊野迎接静郭君看到静郭君这样不禁落泪静郭君到来后齐宣王于是请求他当宰相静郭君推辞终因不能推辞掉而接受了十天后静郭君推说有病坚决要辞去三天后齐宣王才批准在那个时候静郭君可以说是能够自己有主见去判断别人的人能够自己去了解别人所以不会被别人的非议阻碍自己的判断这就是剂貌辨能够为了他摒弃生命的乐趣而奔赴患难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