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九 页
卷十 孟冬纪 异宝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古之人非无宝也其所宝者异也孙叔敖疾将死戒其子曰“王数封我矣吾不受也为我死王则封汝必无受利地越之间有寝之丘者此其地不利而名甚恶荆人畏鬼而越人信可长有者其唯此也”孙叔敖死王果以美地封其子而子辞请寝之丘故至今不失孙叔敖之知知不以利为利矣知以人之所恶为己之所喜此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也五员亡荆急求之登太行而望郑曰“盖是国也地险而民多知其主俗主也不足与举”去郑而之许见许公而问所之许公不应东南向而唾五员载拜受赐“知所之矣”因如吴过于荆至江上欲涉见一丈人刺小船方将渔从而请焉丈人度之绝江问其名族则不肯告解其剑以予丈人“此千金之剑也愿献之丈人”丈人不肯受“荆国之法得五员者爵执圭禄万檐金千镒昔者子胥过吾犹不取今我何以子之千金剑为乎”五员过于吴使人求之江上则不能得也每食必祭之祝曰“江上之丈人”天地至大矣至众矣将奚不有为而无以为为矣而无以为之名不可得而闻身不可得而见其惟江上之丈人乎宋之野人耕而得玉献之司城子罕子罕不受野人请曰“此野人之宝也愿相国为之赐而受之也”子罕曰“子以玉为宝我以不受为宝”故宋国之长者曰“子罕非无宝也所宝者异也”今以百金与抟黍以示儿子儿子必取抟黍矣以和氏之璧与百金以示鄙人鄙人必取百金矣以和氏之璧道德之至言以示贤者贤者必取至言矣其知弥精其所取弥精其知弥粗其所取弥粗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利地肥沃富饶的土地许公不应东南向而唾许公想让伍员投奔吴国但又不敢得罪楚国这个强大的近邻所以“不应”而以向吴国所在的东南方而唾示意通“再”用如动词赐予爵位执圭春秋时诸侯国爵位名称玉制礼器上尖下方也作“琏”形制大小因爵位及用途不同而异天子或诸侯把圭赐给功臣让他们执圭朝见故名“执圭”奚不有为大意是无不为抟黍捏成团的黄米饭儿子小儿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人不是没有宝物只是他们看成是宝物的东西跟现在的人不一样孙叔敖病了临死的时候告诫他儿子说“大王多次赐予我土地我都没有接受如果我死了大王就会赐给你土地你一定不能接受肥沃富饶的土地楚国跟越国之间有一个寝丘的地方这个地方土地贫瘠而且地名凶险楚国的人都怕鬼越国人又迷信鬼神吉凶所以能够长久地拥有的封地恐怕只有这块了”孙叔敖死了之后楚王果然要赐给孙叔敖的儿子肥美的土地但是孙叔敖的儿子谢绝了请求楚王赐予寝丘因此这块土地至今没有被别人占有孙叔敖的聪明在于懂得不把世俗的利益看作是自己的利益懂得把别人厌恶的东西当做自己所喜爱的东西这就是有道之人不同于世俗之人的原因伍员逃亡楚国紧急追捕他他登上太行山远望郑国说“这个国家地势险要百姓多有智慧但是国君是个平庸的人不值得跟他谋举大事”伍员离开郑国到了许国拜见许公并询问自己适宜去的国家许公不回答向东南方吐了一口唾沫伍员再拜接受赐教说“我知道该去的国家是哪里了”于是他向吴国进发去了路过楚国到了长江边想要渡江他看到一位老人撑着小船正要打渔于是他走过去请求老人送他渡江老人把他渡过江去之后伍员询问老人姓名老人却不肯讲伍员解下自己的宝剑送给老人“这把价值千金的宝剑我把它送给您”老人不肯接受“按照楚国的法令捉到伍员将授予执圭爵位享受万石俸禄被赐千镒黄金从前伍子胥经过这里我尚且不捉他去领赏如今我接受你价值千金的宝剑干吗呢”伍员到了吴国派人到江边寻找老人已经无法找到了伍员每次吃饭一定会祭祀那位老人祝告说“江上的老人”天地的圣德大极了养育的万物多极了天地何所不为然而天地却毫无所求人世间做了有益于别人的事情却毫无所求名字都无法得知身影都无法得见达到这种境界的恐怕只有江边老人吧宋国的一个农夫耕地得到了一块玉石把他献给司城子罕子罕不接受农夫请求说“这是我的宝物希望相国大人赏脸把它收下”子罕说“你把玉石当做宝物我把不接受别人的赠礼当做宝物啊”所以宋国德高望重的人说“子罕不是没有宝物只是他看作宝物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啊”假如现在把百两黄金跟黄米饭团都摆在小孩面前小孩一定会去抓黄米饭团把和氏璧和百两黄金摆在鄙陋无知的人面前鄙陋无知的人定会拿走百两黄金把和氏璧跟关于道德的至理名言摆在贤德之人的面前贤德之人一定会选择听取至理名言他们的智慧越精深所取的东西就越珍贵他们的智慧越低下所取的东西就越粗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