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 页
卷十 孟冬纪 异用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万物不同而用之于人异也此治乱存亡死生之原故国广巨兵强富未必安也尊贵高大未必显也在于用之纣用其材而以成其亡武用其材而以成其王汤见祝网者置四面其祝“从天坠者从地出者从四方来者皆离吾网”汤曰“嘻尽之矣非桀其孰为此也”汤收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祝曰“昔蛛蝥作网罟今之人学纾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汉南之国闻之曰“汤之德及禽兽矣”四十国归之人置四面未必得鸟汤去其三面置其一面以网其四十国非徒网鸟也周文王使人抇池得死人之骸吏以闻于文王文王曰“更葬之”吏曰“此无主矣”文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国者一国之主也今我非其主也”遂令吏以衣棺更葬之天下闻之曰“文王贤矣泽及髊骨又况于人乎”或得宝以危其国文王得朽骨以喻其意故圣人于物也无不材孔子之弟子从远方来者孔子荷杖而问之曰“子之公不有恙乎”搏杖而揖之问曰“子之父母不有恙乎”置杖而问曰“子之兄弟不有恙乎”步而倍之问曰“子之妻子不有恙乎”故孔子以六尺之杖谕贵贱之等辨疏亲之义又况于以尊位厚禄乎古之人贵能射也以长幼养老也今之人贵能射也以攻战侵夺也其细者以劫弱暴寡也以遏夺为务也仁人之得饴以养疾侍老也跖与企足得饴以开闭取楗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向神祷告求福通“罹”恩泽恩惠肉未烂尽的骸骨置杖拄杖(yì)步曳杖长幼抚养幼者按照古代射箭之礼射中者让射不中者饮罚酒酒在古代被视作养老养病之物射者力求射中免饮以示自己非老非病不仅无须别人供养还能供养老幼病弱之人其细者指“今之人”中地位卑微的小人欺辱指势孤力单的人传说是春秋战国之际的奴隶起义领袖先秦古籍中多诬之为“盗跖”企足即庄蹻传说是战国时期楚国的奴隶起义领袖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万物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但人们使用它们却各不一样这是治乱存亡生死的根本因此国土广阔兵力强大未必安定尊贵富有未必显赫关键在于如何使用它们夏桀商纣运用他们的才智却造成了他们的灭亡商汤周武王运用他们的才智而成就了他们的帝业商汤在郊外看见猎人四面设网并见他祈祷说“从天上坠落的从地上生出的从四方来的让它们都落入我的罗网吧”汤说“嗨真那样的话禽兽就被杀光了除了夏桀那样的暴君谁还会做这样的事情”汤收起了三面的网只在一面设网重新教那人祈祷说“从前蜘蛛结网现在人也学织网禽兽想向左去的就向左去想向右去的就向右去想向高处去的就向高处去想向低处去的就向低处去我只捕猎那些触犯天命的”汉水南边的国家听说这件事情后说“商汤的仁德连禽兽都顾及到了”于是四十个国家归附了汤别人在四面设网未必能捕猎到鸟汤撤去三面只在一面设网却因此得到了四十个国家的归附这不仅仅是捕捉飞鸟啊周文王派人挖掘池塘挖出了死人的尸骨官吏把这事禀告文王文王说“重新安葬他吧”官吏说“这尸骨是没有主的呢”文王说“抚恤天下的人是天下的主抚恤一国的人是一国的主现在难道我不是它的主人吗”于是让官吏用衣棺把那具尸体改葬在别的地方天下百姓听说这件事情后说“文王真是贤明啊连死人的尸骨都能受到他的恩泽又何况活着的人呢”有的人得到宝物却使自己的国家陷入危难文王得到一具尸骨却能借它表示自己的仁德所以在圣人看来物是没有无用的孔子的弟子凡是从远方来的孔子就会扛着手杖来问候他“你的祖父没病灾吧”然后持杖拱手行礼问候道“你的父母没灾没病吧”然后拄着手杖拱手行礼问候说“你的兄弟没病灾吧”最后拖着手杖转身去问“你的妻儿没病灾吧”所以孔子仅用六尺长的手杖就让人知道了贵贱的等级辨明了亲疏的关系又何况用尊贵的地方丰厚的俸禄呢古代的人重视射艺用来抚养幼童赡养老人现在的人重视射艺却用来攻占侵夺那些卑微的小人更凭借射艺来掠夺弱小的人欺侮势力孤单的人把拦路抢劫当做职业仁爱的人得到饴糖用来保养病人奉养老人跖与庄蹻弄到饴糖却用来拔闩开门盗窃别人的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