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三 页
卷十一 仲冬纪 忠廉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士议之不可辱者大之也大之则尊于富贵也利不足以虞其意矣虽名为诸侯实有万乘不足以挺其心矣诚辱则无为乐生若此人也有势则必不自私矣处官则必不为污矣将众则必不挠北矣忠臣亦然苟便于主利于国无敢辞违杀身出生以徇之国有士若此则可谓有人矣若此人者固难得其患虽得之有不智吴王欲杀王子庆忌而莫之能杀吴王患之要离曰“臣能之”吴王曰“汝恶能乎吾尝以六马逐之江上矣而不能及射之矢左右满把而不能中今汝拔剑则不能举臂上车则不能登轼汝恶能”要离曰“士患不勇耳奚患于不能王诚能助臣请必能”吴王曰“诺”明旦加要离罪焉执妻子焚之而扬其灰要离走往见王子庆忌于卫王子庆忌喜曰“吴王之无道也子之所见也诸侯之所知也今子得免而去之亦善矣”要离与王子庆忌居有间谓王子庆忌曰“吴之无道也愈甚请与王子往夺之国”王子庆忌曰“善”乃与要离俱涉于江中江拔剑以刺王子庆忌王子庆忌摔之投之于江浮则又取而投之如此者三其卒曰“汝天下之国士也幸汝以成而名”要离得不死归于吴吴王大说请与分国要离曰“不可臣请必死”吴王止之要离曰“夫杀妻子焚之而扬其灰以便事也臣以为不仁夫为故主杀新主臣以为不义夫捽而浮乎江三入三出特王子庆忌为之赐而不杀耳臣已为辱矣夫不仁不义又且已辱不可以生”吴王不能止果伏剑而死要离可谓不为赏动矣故临大利而不易其义可谓廉矣故不以贵富而忘其辱卫懿公有臣曰弘演有所于使翟人攻卫其民曰“君之所予位禄者鹤也所贵富者宫人也君使宫人与鹤战余焉能战”遂溃而去翟人至及懿公于荣泽杀之尽食其肉独舍其肝弘演至报使于肝呼天而啼尽哀而止“臣请为襮因自杀先出其腹实内懿公之肝桓公闻之曰“卫之亡也以为无道也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于是复立卫于楚丘弘演可谓忠矣杀身出生以徇其君非徒徇其君也又令卫之宗庙复立祭祀不绝可谓有功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通“娱”使……快乐将众率领军队挠北败北溃逃通“桡”屈服通“絷”拘囚束缚揪住头发不过“为”的间接宾语代要离自己外衣弘演剖腹把懿公的肝置入自己的腹中犹如给肝穿上外衣腹实腹中之物指内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e i       8 . c o m 士人的名节不可被屈辱这是因为士人十分珍视名节珍惜名节就会把它看得比富贵还尊贵私利就不足以使士人的心情快乐了即使名列诸侯拥有万辆兵车也不足以使士人的心志动摇假如受到羞辱就不愿活下去像这样的人有权势一定不会自私自利做官一定不会贪赃枉法率领军队一定不会屈服败逃忠臣也是如此只要有利于君主有利于国家的事情决不会推辞一定杀身成仁为君主为国家献身国家如果有这样的士人就可以称得上拥有人才了像这样的人本来就很难得到国家的隐患在于即使遇到这种人君主却不了解他们吴王想要杀掉王子庆忌但是没有谁能杀死他吴王很忧虑这件事情要离说“我能够杀死王子庆忌”吴王说“你怎么能行啊我曾经乘着六匹马的马车追赶他一直追到江边却赶不上他用箭射他他左右两手各接了满把的箭却还射不中他而今你拔剑在手却举不起手臂登上车子却无法倚靠车轼你怎么能行”要离说“壮士只担忧自己不够勇敢罢了哪里用得着担忧事情做不成呢大王假如能够相助我一定能够成功”吴王说“好吧”第二天吴王假装将要离治罪拘捕了要离的妻子和孩子处死了他们并烧了尸体撒了骨灰要离逃跑跑到卫国去见王子庆忌王子庆忌很高兴说“吴王暴虐无道你亲眼见到了是诸侯共知的如今你得以幸免离开了他也算幸运了”要离和王子庆忌住了不长一段时间就对王子庆忌说“吴王暴虐无道越发厉害了我愿意跟您去把他的国家夺过来”王子庆忌说“好”于是他跟要离一起渡江行到江中要离拔剑刺中王子庆忌王子庆忌揪住要离的头发把他投入江中等他浮出水面就又把他抓起来投入江中像这样反复了三次王子庆忌最后说“你是天下的国士饶你一死让你成名”要离得以不死回到吴国吴王非常高兴愿意跟他分享国家要离说“不行我决心一死”吴王劝止他要离却说“我让您杀死我的妻子和孩子并烧了他们的尸体撒了他们的骨灰为的是有利于事业但我认为这是我的不仁为了原先的主人要杀死新的主人我认为这是我的不义王子庆忌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投入江中我三次被投入水里三次浮出我之所以还活着只不过是王子庆忌对我开恩不杀我罢了我已经受尽屈辱作为士人不仁不义而且又已经受辱决不可以再活在世上了”吴王劝止不住要离最终还是用剑自杀了要离可以称得上不为赏赐所动所以面对大利而不改变自己的气节要离也可以称得上廉洁正因为廉洁所以不因富贵而忘记自己的耻辱卫懿公有个臣子叫做弘演奉命出使到国外去这时狄人进攻卫国卫国的百姓说“国君把官位俸禄给予鹤把富贵赐予宫中的侍从国君还是让宫中的侍从和鹤去迎战吧我们怎么能迎战”于是百姓溃散而去狄人到了在荧泽赶上了卫懿公把他杀了吃光了他的肉只把他的肝扔在一边弘演回来向卫懿公的肝复命复命完毕他一边呼叫上天一边痛哭表达完哀痛之后才停止“我愿意为国君作躯壳”于是他剖腹自杀先把自己腹中的内脏取出来再把卫懿公的肝放入腹中而后就死了齐桓公听到这件事情后说“卫国灭亡是因为卫国君荒淫无道而今有像弘演这样的臣子不可不让卫国生存啊”于是齐桓公在楚丘重建了卫国弘演可以称得上忠诚杀身舍生为他的国君而死他不只是为国君而死又使得卫国的宗庙得以重建祭祀不断真可以称得上有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