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四 页
卷十一 仲冬纪 当务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辨而不当论信而不当理勇而不当义法而不当务惑而乘骥也狂而操“吴干将”大乱天下者必此四者也所贵辨者为其由所论也所贵信者为其遵所理也所贵勇者为其行义也所贵法者为其当务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当务办事要合乎时务这是墨家的学说吴干将有名的宝剑的名称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辨析但不符合公论语言真实但不符合道理勇敢但不符合道义执法但不符合情理就像迷惑的人骑着骏马疯狂地拿着宝剑挥舞使天下混乱的就是这四种情况我们看重辨析是沿着公论的说法而做的我们看重忠信是遵照道理的原因我们看重勇敢是因为能推行正义我们看重法则是因为符合时务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跖之徒问于跖曰“盗有道乎”跖曰“奚啻其有道也夫妄意关内中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时智也分均仁也不通此五者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无有”备说非六王五伯以为“尧有不慈之名舜有不孝之行禹有淫湎之意武有放杀之事五伯有暴乱之谋世皆誉之人皆讳之惑也”故死而操金椎以葬曰“下见六王五伯将榖其头”矣辨若此不如无辨楚有直躬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者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荆王闻之乃不诛也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若无信齐之好勇者其一人居东郭其一人居西郭卒然相遇于涂曰“姑相饮乎”觞数行“姑求肉乎”一人曰“子肉也我肉也尚胡革求肉而为于是具染而已”因抽刀而相啖至死而止勇若此不若无勇纣之同母三人其长曰微子启其次曰中衍其次曰受德受德乃纣也甚少矣纣母之生微子启与中衍也尚为妾已而为妻而生纣纣之父纣之母欲置微子启以为太子太史据法而争之曰“有妻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纣故为后用法若此不若无法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直躬人名通“再”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跖的徒弟问跖说“盗窃也有学说吗”跖回答“怎么会没有呢妄想窃取屋内财富的猜中了藏宝地点的人是圣人先破门而入的是勇士最后才出来的是有道义的人知道行窃时机的是有智慧的人能主持平均分配赃物的是仁义的人不懂得这五项却能成为大强盗的人天下还没有”备说讲起六帝五王的不是认为“尧有不慈爱自己儿子的名声舜有不孝顺父母的行为禹有沉溺美色的意图汤王有流放桀武王有杀害纣的事情五霸有吞并周室使天下暴乱的阴谋世上的人都赞扬他们人人都忌讳说他们的坏话这是糊涂”所以备说死的时候还拿着金槌来下葬说“到了下面见到六帝五王要将他们的头敲破”像备说这样的辨析还不如不进行辨析了楚国有个人叫做直躬因为他的父亲偷了一只羊就把父亲告到了官府上官府执法将要把他的父亲处死直躬请求代替他的父亲去死将要处决的时候他告诉官吏说“我的父亲偷了羊我告发他不就是诚信吗我的父亲要被处死我代替他不是孝道吗诚信而且孝道的人被杀国家将还会有不被杀的人吗”楚王听了就不处死他孔子听说这件事说“奇怪啊直躬这样的诚信是利用了父亲的一件事去两次取得自己的好名声”所以直躬的诚信还不如没有诚信齐国有看重勇气的人一个住在东城边一个住在西城边忽然在路上相遇见了面就说“不如一起喝酒吧”喝了好几回后又说“不如找点肉吃”其中一个说“你的肉还是我的肉为什么还要到处去找肉呢只要准备好酱拌肉就行了”因此大家抽出刀互相割吃对方的肉一直吃到死了为止这样的勇敢还不如没有勇敢纣王同母的兄弟有三个最大的叫微子启第二的叫中衍最小的叫受德受德就是纣王十分年轻纣王的母亲生下微子启和中衍的时候还是妾妃生下纣的时候已经升为正妻了纣的父母想立微子启做太子太史根据法典争论说“有了正妻的儿子就不可以立妾妃的儿子”纣王因此成为了太子像这样执行法典还不如没有法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