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五 页
卷十一 仲冬纪 长见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智所以相过以其长见与短见也今之于古也犹古之于后世也今之于后世亦犹今之于古也故审知今则可知古知古则可知后古今前后一也故圣人上知千岁下知千岁也荆文王曰“苋数犯我以义违我以礼与处则不安旷之而不谷得焉不以吾身爵之后世有圣人将以非不谷”于是爵之五大夫又曰“申侯伯善持养吾意吾所欲则先我为之与处则安旷之而不谷丧焉不以吾身远之后世有圣人将以非不谷”于是送而行之申侯伯如郑郑君之心先为其所欲三年而知郑国之政也五月而郑人杀之是后世之圣人使文王为善于上世也晋平公铸为大钟使工听之皆以为调矣师旷“不调请更铸之”平公曰“工皆以为调矣”师旷曰“后世有知音者将知钟之不调也臣窃为君耻之”至于师涓而果知钟之不调也是师旷欲善调钟以为后世之知音者也吕太公望封于齐周公旦封于鲁二君者甚相善也相谓曰“何以治国”太公望曰“尊贤上功”周公旦曰“亲亲上恩”太公望曰“鲁自此削矣”周公旦曰“鲁虽削有齐者亦必非吕氏也”其后齐日以大至于霸二十四世而田成子有齐国鲁公以削至于觐存三十四世而亡吴起治西河之外王错谮之于魏武侯武侯使人召之吴起至于岸门止车而望西河泣数行而下其仆谓吴起曰“窃观公之意视释天下若释今去西河而泣何也”吴起抿泣而应之曰“子不识君知我而使我毕能西河可以王今君听谗人之议而不知我西河之为秦取不久矣魏从此削矣”吴起果去魏入楚有间西河毕入秦秦日益大此吴起之所先见而泣也魏公叔座疾惠王往问之“公叔之疾疾甚矣将奈社稷何”公叔对曰“臣之御庶子鞅愿王以国听之也为不能听勿使出境”王不应出而谓左右曰“岂不悲哉以公叔之贤而今谓寡人必以国听鞅悖也夫”公叔死公孙鞅西游秦秦孝公听之秦果用强魏果用弱非公叔座之悖也魏王则悖也夫悖者之患固以不悖为悖

注释
太 极 书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不谷不善之人这是春秋时期诸侯的谦称曲从迎合师旷春秋时期著名的乐师名旷相传他精通审音辨律是个瞎子田成子即田恒齐简公四年田恒杀简公拥立平公自任齐相齐国之政尽归田氏舍弃同“屣”御庶子鞅即公孙鞅卫国人又名卫鞅初为魏相公叔座的家臣后来入秦辅佐秦孝公实行变法奠定了秦国富强的基础秦封之于商号商君又称商鞅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人们的智力之所以彼此差异是因为有的人具有远见有的人目光短浅今天跟古代的关系就像是古代跟将来的关系一样今天跟将来的关系也就是像今天跟古代的关系一样所以清楚地了解今天就可以知道古代知道古代就可以知道将来古今前后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圣人能够知道上千年下千年的东西楚文王说“苋多次据以大义来冒犯我据以礼数来拂逆我的心意跟他在一起就让我感到不安但是久而久之我从中有所得如果我不亲自授予他爵位后代如有圣人将要因此责难我”于是授予苋五大夫爵位文王又说“申侯伯善于把握并迎合我的心意我想要什么他就在我之前准备好什么跟他在一起就感到安逸久而久之我从中有所失如果我不疏远他后代如有圣人将要因此责难我”于是送走了申侯伯申侯伯到了郑国曲从郑君的心事事先准备好郑君想要的一切经过三年就执掌了郑国的国政但仅仅五个月郑人就把他杀了这是后代圣人使文王在前世做了好事晋平公铸造了一个大钟让乐工审听钟的声音乐工都认为钟声很和谐了师旷说“钟声还不和谐请重新铸造它吧”平公说“乐工都认为很和谐了”师旷说“后代如果有精通音律的人将会知道钟声是不和谐的我私下为您因此而感到羞耻”到了后来师涓果然指出钟声不和谐由此看来师旷想要使钟声更和谐是考虑到后代有精通音律的人啊太公望封在齐国周公旦封在鲁国这两位君主关系十分友好他们在一起互相讨论说“靠什么来治理国家”太公望说“尊敬贤人崇尚功绩”周公旦说“亲近亲人崇尚恩爱”太公望说“照这样鲁国从此就要削弱了”周公旦说“鲁国虽然会被削弱但后世占有齐国也肯定不是吕氏了”后来齐国日益强大以至于称霸诸侯但传到二十四代就被田成子占据了鲁国也日益削弱以至于仅仅能勉强维持生存传到三十四代也就灭亡了吴起治理西河王错在魏武侯面前诋毁他武侯派人把吴起召回吴起走到岸门停下车回头遥望西河眼泪一行行流下来他的车夫对他说“我私下观察你的心志把舍弃天下看得像扔掉鞋子一样如今离开西河您却流泪这是为什么啊”吴起擦去眼泪说“你不知道如果君主了解信任我使我尽自己所能那么我凭着西河就可以帮助君主成就王业如今君主听取了小人的谗言而不信任我西河被秦国攻取的日子不远了魏国从此要削弱了”吴起最后离开了魏国去了楚国不久西河完全被秦国吞并了秦国日益强大这正是吴起所预见到并为之流泪的事情魏相公叔座病了惠王去探望他“公叔您的病病得很沉重了国家该怎么办呢”公叔回答说“我的家臣御庶子公孙鞅很有才能希望大王您能把国政交给他治理如果不能任用他不要让他离开魏国”惠王没有回答出来对左右侍从说“难道不可悲吗凭公叔这样的贤明而今竟然叫我一定要把国政交给公孙鞅治理太荒谬了”公叔死后公孙鞅向西游说秦国秦孝公听从了他的意见秦国果然因此强盛起来魏国果然因此削弱下去由此看来并不是公叔座荒谬而是惠王自己荒谬啊大凡行事荒谬的人的弊病一定是把不荒谬的当成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