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一 页
卷十三 有始览 听言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e i 8 . c o m
听言不可不察不察则善不善不分善不善不分乱莫大焉三代分善不善故王今天下弥衰圣王之道废绝世主多盛其欢乐大其钟鼓侈其台苑囿以夺人财轻用民死以行其忿老弱冻馁夭壮狡汔尽穷屈加以死虏攻无辠之国以索地诛不辜之民以求利而欲宗庙之安也社稷之不危也不亦难乎今有人曰“某氏多货其室培湿守狗死其势可穴也”则必非之矣“某国饥其城郭庳其守具寡可袭而篡之”则不非之乃不知类周书“往者不可及来者不可待贤明其世谓之天子”故当今之世有能分善不善者其王不难矣善不善本于义不于爱爱利之为道大矣夫流于海者行之旬月见似人者而喜矣及其期年也见其所尝见物于中国者而喜矣夫去人滋久而思人滋深欤乱世之民其去圣王亦久矣其愿见之日夜无间故贤王秀士之欲忧黔首者不可不务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听言说明不应当心中有疑虑而去听别人的话否则只有悖乱苑囿(yuàn yòu)帝王的花园养动物的园子饥饿幼儿壮狡丁壮汔(qì)尽几近穷屈穷困无措走投无路屋的后墙这里说屋的后墙潮湿易凿城郭城墙庳(bēi)低矮知类指知事义之比期(jī)年即周年中国中原

译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听到别人的话不可以不考虑不考虑就不能分辨好还是不好不会分辨好还是不好没有比这更大的祸乱了周三代分辨好坏所以能够在天下称王如今天下越来越衰败圣人的为王之道被废弃灭绝世上的君主大多寻欢作乐把钟鼓等乐器造得很大奢侈地建造亭台园林因此来抢夺百姓的人力和财力轻易地置人民于死地恣意任行老弱的人饥寒交迫强壮的人也过早地断送生命人们几乎都走到穷途末路还被加上了死囚和俘虏的待遇攻打没有得罪自己的国家向他们索取土地诛杀无辜的百姓来谋取更多的利益这样想要让宗庙安宁社稷没有危害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吗假如有人说“某人家有很多财物屋子的后墙又潮湿守门的狗死掉了这样的情形下可以把它占为自己的府穴”人们对这个人一定会进行非议如果又有人说“某个国家在闹饥荒它的城墙低矮可用来守护的兵器很少可以偷袭并谋夺这个国家”那么人们对这个人不加非议的话是不知道这两种情况是一类的道理周书上说“过去的事不可以追到将来的事难以等待对于当时的世道能明察这就可称为天子了”所以当今世上有能够分辨好坏的人他们要想成为王者不难好坏的根本在于义在于爱人爱护百姓对百姓有利这个准则很重要漂流在海上的人漂流了十天三十天见到像人的人就十分狂喜到了一年之后见到他曾经在中原见到过的东西就也很高兴了所以人离开得越久思念别人的心情就越深乱世的百姓他们离圣贤的君主统治的世道也很久了他们想见到圣王的愿望日夜不曾间断所以那些圣贤的君主才俊要想为百姓分忧就不可以不把这当成是要务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e i 8 . c o m
功先名事先功言先事不知事恶能听言不知情恶能当言其与人毂言其有辨乎其无辨乎造父始习于大豆蠭门始习于甘蝇御大豆射甘蝇而不徙人以为性者也不徙之所以致远追急也所以除害禁暴也凡人亦必有所习其心然后能听说不习其心习之于学问不学而能听说者古今无有也解在乎白圭之非惠子也公孙龙之说燕昭王以偃兵及应空洛之遇也孔穿之议公孙龙翟翦之难惠子之法此四士者之议皆多故矣不可不独论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其与人毂(ɡǔ)言应是“夫”毂言初生小鸟的叫声造父大豆古代善于驾车的人蠭门甘蝇古代善于射箭的人白圭魏人惠子宋人庄子的朋友公孙龙名家的代表人物燕昭王以筑黄金台招贤著名孔穿孔子的后代翟翦魏国人

译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功绩在名声之前做实事在功绩之前言论在做事之前但不知道做事的实际怎能听取言论不知道情况怎么能说话呢就像那些刚出生的小鸟发出啼叫是有区别还是没有区别造父开始的时候向大豆学习蠭门初时向甘蝇学习造父曾经为大豆驾车来学习蠭门曾以射甘蝇来练习学习专心不转移而成为习性因为专心所以造父可以驾车远行快跑蠭门可以除暴禁乱凡是人也一定要在心中有所学习然后才能听教导不把学习放在心里作深入的考究也要作一般的研究不学习而能够听取别人的言论的从古到今都没有这个道理的解答可在这样的例子中看出就是白圭非难惠子公孙龙劝说燕昭王停战和如何对付秦赵的空洛盟约孔穿非议公孙龙翟翦责难惠子制定的法令这四个人的言论都是论述了很多道理的所以不可以不反复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