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五 页
卷十四 孝行览 义赏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春气至则草木产秋气至则草木落产与落或使之非自然也故使之者至物无不为使之者不至物无可为古之人审其所以使故物莫不为用赏罚之柄此上之所以使也其所以加者义则忠信亲爱之道彰久彰而愈长民之安之若性此之谓教成教成则虽有厚赏严威弗能禁故善教者不以赏罚而教成教成而赏罚弗能禁用赏罚不当亦然戾之道兴久兴而不息民之雠仇若性越之民是以虽有厚赏严罚弗能禁郢人之以两版垣也吴起变之而见恶赏罚易而民安乐氐羌之民其虏也不忧其系累而忧其死不焚也皆成乎邪也且成而贼民故赏罚之所加不可不慎且成而贼民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义赏赏罚要合乎道义本篇阐述的是阴阳家的学说貉(mò)通“貊”我国古代统治阶级对东北部一个民族带污蔑性的称谓郢(yǐnɡ)楚国的都城两版用两版夹土氐(dī)羌我国古代西部的一个民族系累被囚禁捆绑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春天到就草木生长秋天到草木就凋零生长和凋零是天气使它们这样的不是由于它们自己的原因所以说只要条件到来万物没有不根据条件发生变化的条件没有到来万物就不可以发生变化古代的人审度到这样的条件所以万物没有不被使用的赏罚的根据就是圣上用来指使人的条件在赏罚这个问题上如果把道义当做条件那么忠信亲爱的方面就得到发扬发扬得久了就会越助长这一风气百姓对于这些就会作为本性一样安逸这样就是教化的成功教化成功那么虽然有重赏严威也不能改变禁止所以善于教化的人不用赏罚都可以养成好的社会风气教化成功后就是使用赏罚也不能使它被禁止使用赏罚不当的话也会形成一种坏的风气奸诈虚伪贼盗混乱贪婪暴戾的方面兴起长久兴起而不停息百姓的仇恨就会养成习惯塞外边区的少数民族就是这样虽然有重赏严罚也不能使他们改变郢都的人用两块木版筑墙吴起改变这种方法遭到了郢都百姓的埋怨用赏罚容易而百姓却安于乐于原来的习俗氐羌的少数民族他们的人被俘虏了不担心受到捆绑反而担心死后身体不能被火化他们都形成了怪邪的习俗一旦形成了这样的怪邪的习俗后对其中的百姓就造成了伤害所以实行赏罚不可以不慎重否则将成为刁民难以治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昔晋文公将与楚人战于城濮召咎犯而问曰“楚众我寡奈何而可”咎犯对曰“臣闻繁礼之君不足于文繁战之君不足于诈君亦诈之而已”文公以咎犯言告雍季雍季曰“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焚薮而田岂不获得而明年无兽诈伪之道虽今偷可后将无复非长术也”文公用咎犯之言而败楚人于城濮而为赏雍季在上左右谏曰“城濮之功咎犯之谋也君用其言而赏后其身或者不可乎”文公曰“雍季之言百世之利也咎犯之言一时之务也焉有以一时之务先百世之利者乎”孔子闻之曰“临难用诈足以却敌反而尊贤足以报德文公虽不终始足以霸矣”赏重则民移之民移之则成焉成乎诈其成毁其胜败天下胜者众矣而霸者乃五文公处其一知胜之所成也胜而不知胜之所成与无胜同秦胜于戎而败乎殽楚胜于诸夏而败乎柏举武王得之矣故一胜而王天下众诈盈国不可以为安患非独外也赵襄子出围赏有功者五人高赦为首张孟谈曰“晋阳之中赦无大功赏而为首何也”襄子曰“寡人之国危社稷殆身在忧约之中与寡人交而不失君臣之礼者惟赦吾是以先之”仲尼闻之曰“襄子可谓善赏矣赏一人而天下之为人臣莫敢失礼”为六军则不可易北取代东迫齐令张孟谈逾城潜行与魏桓韩康期而击智伯断其头以为觞遂定三家岂非用赏罚当邪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城濮春秋时地名在卫国今河南薮(sǒu)水浅草盛的泽地通“畋”打猎偷可勉强可行侥幸可以过得去无复不可再重复不可以再行同“返”返回战国时国名觞(shānɡ)酒器三家指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以前晋文公将要跟楚国的军队在城濮交战他召见咎犯问道“楚国人多我国人少怎么办才好呢”咎犯回答说“我听说很讲究繁文礼节的君王对文采不厌倦经常打仗的君王不反对狡诈君王也可以用欺诈的方法就行了”晋文公把咎犯的话对雍季说雍季回答“把池塘的水抽干来抓鱼能捉不到鱼吗但第二年就没有鱼了点火焚烧山林田野能没有收获吗但第二年就没有兽类出没了欺诈的方法虽然今天可以勉强用上往后就不要再用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晋文公使用了咎犯的计策在城濮之战中打败了楚国人回去论赏的时候却给了雍季最先的奖赏左右的人都劝谏说“城濮之战的功劳是咎犯的谋略得当你用了他的计谋却在后才奖赏他大概不行吧”晋文公说“雍季的看法对后世都有好处而咎犯的主张只是一时的用处怎能把一时的功用放在对百世功业有利的主张前面呢”孔子听了之后说“面对困境使用狡诈的方法足可以使敌人退兵回去后尊敬贤人就可以回报德行晋文公虽然不能自始至终都用德行来修身但也足可以称霸天下了”赏赐重人民就随着赏赐来变化人民发生变化就是教化成功了如果教化成狡诈那么教化的成功也会被毁坏胜利也是失败天下胜利的人很多称霸的只有五个人晋文公是其中的一个他知道胜利是怎样形成的取胜了但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取胜的这和没有取胜一样秦国战胜了西戎而称了霸在殽却败给了晋国楚国与诸夏打仗都获胜却在柏举输给了吴国武王知道自己胜利的原因所以打赢了纣王而在天下称了王狡诈在国家中泛滥国家就会不安定祸殃就不仅仅是外患了赵襄子冲破包围赏赐五个有功的人高赦是头一个张孟谈说“晋阳的大难中高赦没有什么功劳为什么头一个奖赏他呢”赵襄子说“我的国家有危难社稷危殆在忧患中和我相处还不失却君臣之礼的就只有高赦一个人所以我头一个奖赏他”孔子听说后说“赵襄子可以算是善于给奖赏的人了奖赏这样一个人那么天下的人就不敢对君王失礼了”统率六军不可以轻易地使用赏罚赵襄子向北出军攻打代州向东逼近齐国命令张孟谈越墙偷偷行军和魏桓韩康一起攻打智伯砍下了智伯的人头来做酒器从而奠定了赵韩三分的局面难道这不是赏罚得当的结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