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六 页
卷十四 孝行览 遇合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m
凡遇合也时不合必待合而后行故比翼之鸟死乎木比目之鱼死乎海孔子周流海内再干世主如齐至卫所见八十余君委质为弟子者三千人达徒七十人七十人者万乘之主得一人用可为师不为无人以此游仅至于鲁司寇此天子之所以时绝也诸侯之所以大乱也乱则愚者之多幸幸则必不胜其任矣任久不胜则幸反为祸其幸大者其祸亦大非祸独及己也故君子不处幸不为苟必审诸己然后任任然后动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遇合指人的遭遇和时机要适合本篇阐述的是阴阳家的学说司寇小官吏宠幸宠信随便苟且的小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是相遇都因为相合时机不合就要等到适合的时候才行动所以比翼鸟没遇到适合的就老死在树上比目鱼没有遇到合适的就老死在海中孔子周游列国不止一次接触过当时的君王从齐国到卫国拜见了八十多个君王收取了三千位弟子得意的弟子就有七十人这七十个弟子诸侯国君能得到一个的话就可以请来当帝王的老师没有人无所作为孔子凭借自己修行阐明道义在四海周游自己的官职却仅仅是鲁国的小官这就是周天子退位诸侯各国大乱的原因乱世中庸俗的人大多都很幸运而被宠幸而君王却宠信这些人让他们为官他们一定就不能够胜任干久了却不尽职那样宠信就变成了祸患宠信得越厉害他的祸患就越大祸患并非只是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君子不处在被宠信的地位中不做苟且的事情一定审辨清自己才去任职任职然后有所行动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m
凡能听说者必达乎论议者也世主之能识论议者寡所遇恶得不苟凡能听音者必达于五声人之能知五声者寡所善恶得不苟客有以吹籁见越王者不谬越王不善为野音而反善之说之道亦有如此者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怎么疑问代词古代乐曲的五声野音指不合乎五音的旋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是能够听人论说的一定是通达议论的人当今君王中能辨识议论的人很少他们所遇知的怎能不随便呢凡是能听音乐的一定要通晓五声能够通晓五声的人很少这些不通晓五声的人所喜好的怎能不随便呢有一个吹籁的来拜见越王这个人吹的五音相合越王却不喜欢这个人吹出不合五音的旋律反而受到越王的喜爱议论这件事也有这样的情况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m
人有为人妻者人告其父母曰“嫁不必生也衣器之物可外藏之以备不生”其父母以为然于是令其女常外藏姑妐知之“为我妇而有外心不可畜”因出之妇之父母以谓为己谋者以为忠终身善之亦不知所以然矣宗庙之灭天下之失亦由此矣故曰遇合也无常适然也若人之于色也无不知说美者而美者未必遇也故嫫母执乎黄帝黄帝曰“厉女德而弗忘与女正而弗衰虽恶奚伤”若人之于滋味无不说甘脆而甘脆未必受也文王嗜昌蒲菹孔子闻而服之而食之三年然后胜之人有大臭者其亲戚兄弟妻妾知识无能与居者自苦而居海上海上人有说其臭者昼夜随之而弗能去说亦有若此者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姑妐公婆畜养留在家里嫫(mó)母黄帝的妻子缩(è)皱着眉头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有一个做别人妻子的人有人对她父母说“嫁人不一定会终老衣服器皿的东西可以在外面收藏一些用来防备被休”她的父母觉得很对于是让他们的女儿常常在外面藏东西公婆知道了这件事“做我家的媳妇却有外心不能够留下”因此休掉了她这女子的父母认为给自己出主意的是忠诚的人一生都对他很好还不明白自己女儿被休的真正原因宗庙的灭亡天下的失却也是因听信了这种不适当的论说而产生的所以说相遇并适合不是经常有的相互之间的喜悦是偶然如同人面对美色没有人不喜欢美的但不一定能遇到美的所以嫫母做黄帝的妻子服侍他黄帝说“对她训导过的女德她不会忘记交给她的事务她不会荒疏虽然丑又有什么关系”如同人对滋味没有人不喜欢甜脆的但甜脆的却未必人人都承受得了文王爱好吃蒲殖孔子听说后皱眉去吃蒲殖吃了三年才习惯有一个身上气味很大的人他的父母兄弟妻妾朋友所认识的人都没有能和他住在一起的那人就使自己痛苦而跑到海上去住海上的人却喜欢他的味道日夜跟随而不能离开喜悦也有这样的情况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m
陈有恶人焉曰敦洽雠糜雄颡广颜色如浃赭垂眼临鼻长肘而陈侯见而甚说之外使治其国内使制其身楚合诸侯陈侯病不能往使敦洽雠糜往谢焉楚王怪其名而先见之客进状有恶其言有恶楚王怒合大夫而告之“陈侯不知其不可使是不知也知而使之是侮也侮且不智不可不攻也”兴师伐陈三月然后丧恶足以骇人言足以丧国而友之足于陈侯而无上也至于亡而友不衰夫不宜遇而遇者则必废宜遇而不遇者此国之所以乱世之所以衰也天下之民其苦愁劳务从此生凡举人之本太上以志其次以事其次以功三者弗能国必残亡群孽大至身必死殃年得至七十九十犹尚幸贤圣之后反而孽民是以贼其身岂能独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雄颡(sǎnɡ)广颜眉宇宽广显得很凶色如浃(jiā)赭脸色赤红垂眼临鼻下眼睑垂到了鼻子长肘而手臂既长又弯相貌很丑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陈国有一个相貌丑陋的人叫敦洽雠糜眉宇宽广显得很凶脸色赤红下眼睑垂到了鼻子手臂长而弯相貌很丑陈侯看见他却很喜欢在外面让他治理国家在内里让他管治自己楚国会合诸侯陈侯有病不能前去就派敦洽雠糜去道歉楚王对敦洽雠糜的名字很好奇先接见了他敦洽雠糜一进来外表丑言语也丑楚王发怒了会合大臣说“陈侯不知道这个人不可以出使是不聪明如果是知道他不可出使还使用他就是侮慢我侮慢又不聪明的人不能不去攻打它了”于是发兵讨伐陈国三个月之后陈国灭亡外貌丑陋足可以使人害怕语言丑陋足可以使国家灭亡而对他友善如陈侯那样把他置为上宾直到国家灭亡了友情还不衰败不宜遇合的人却受到了遇合就必定政教败坏宜于遇合的人却不受遇合这就是国家混乱世道衰败的原因天下的人民他们的愁苦辛劳因此而产生大凡举荐提拔人的根本第一是心志第二是做事然后是功劳如果这三种情况都不能得到举荐国家就一定残破灭亡坏人就都到来自身也定遭到死亡和祸殃能活到七十九十岁的就是很大的幸运了陈国是圣贤的后代都反而害了自己的人民还因此害了自身这祸害又怎可能只是殃及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