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八 页
卷二十 恃君览 骄恣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8 b e i 8 .c o m
亡国之主必自骄必自智必轻物自骄则简自智则专独轻物则无备无备召祸专独位危简士壅塞欲无壅塞必礼士欲位无危必得众欲无召祸必完备三者人君之大经也晋厉公侈淫好听谗人欲尽去其大臣而立其左右胥童谓厉公曰“必先杀三郄族大多怨去大族不逼”公曰“诺”乃使长鱼矫杀郄犨郄锜郄至于朝而陈其尸于是厉公游于匠丽氏栾书中行偃劫而幽之诸侯莫之救百姓莫之哀三月而杀之人主之患患在知能害人而不知害人之不当而反自及也是何也智短也智短则不知化不知化者举自危魏武侯谋事而当攘臂疾言于庭曰“大夫之虑莫如寡人矣”立有间再三言李悝趋进曰“昔者楚庄王谋事而当有大功退朝而有忧色左右曰‘王有大功退朝而有忧色敢问其说’王曰‘仲虺有言不谷说之‘诸侯之德能自为取师者王能自取友者存其所择而如己者亡’今以不毂之不肖也群臣之谋又莫吾及也我其亡乎’曰大夫之虑莫如君此霸王之所忧也而君独伐其可乎”武侯曰“善”人主之患也不在于自少而在于自多自多则辞受辞受则原竭李悝可谓能谏其君矣一称而令武侯益知君人之道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骄恣骄傲恣纵本篇阐述阴阳家的学说傲慢轻视胥童晋国大夫三郄(xì)就是郄犨郄锜郄至晋国的三大贵族匠丽氏晋厉公的宠臣栾(luán)书晋国大夫中行偃就是荀偃囚禁李悝(kuí)战国时候的人曾经担任魏文侯的相主持变法仲虺(huī)传说是商汤王的左相不谷不善诸侯对自己的谦称矜夸同“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亡国的君主必定自我夸耀必定自作聪明必定轻视外物自我夸耀就会怠慢士子自作聪明就会专横独断轻视外物就会无所防备无所防备就会招致祸患专横独断就会地位危险怠慢士子就会上下阻塞想不阻塞就必须礼遇士子想不使地位危险就必须得到群众的拥护想不招致祸患就必须周密防备这三条是国君的重要原则晋厉公奢侈荒淫喜欢听信谗言想全部除掉他的大臣任用他左右的亲信大夫胥童对厉公说“必先杀掉三郄郄犨郄锜郄至这是晋国的三大贵族族大怨多除掉大族就无人威胁您了”厉公说“行”于是派长鱼矫把郄犨郄锜郄至杀死在朝廷上并陈尸示众于是晋厉公到匠丽氏家中游玩大臣栾书和中行偃劫持他并把他囚禁起来诸侯无人救他百姓无人哀怜他过了三个月就把他杀了国君的祸患在于只知道怎样能够害人却不知害人不当反害了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是由于智力短浅智力短浅就不懂得事物的发展变化不懂得事物发展变化的人办事就会危及自身魏武侯考虑事情恰当他在朝廷上扬起手臂大声说“大夫们的谋虑都不如我啊”过了一会儿他又再三这样说大臣李悝走上前去“从前楚国庄王考虑事情很恰当建有大功但退朝时却面有忧色左右的人说‘大王建有大功退朝时却面有忧色我们敢问这是什么道理’楚庄王说‘商汤王的辅臣仲虺有句话我很佩服’他说‘诸侯的德行能够为自己选择良师的人就能称王于天下能够为自己选择益友的人就能使本国保存所选择的人不如自己国家就会灭亡’如今我这样不肖群臣的计谋却又赶不上我我大概就要灭亡了吧’如今您却认为群臣的谋虑不如您国君这是称霸称王的人所忧虑的而您偏偏以此自夸这难道可以吗”武侯说“你说得好”国君的忧患不在于自认为不足而在于自认为了不起自认为了不起就会拒绝接受别人的意见拒绝接受意见就会使进谏的来源枯竭李悝可说是能规劝自己君主的人了一席话就叫武侯更加了解统治人民的道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8 b e i 8 .c o m
齐宣王为大室大益百亩堂上三百户以齐之大具之三年而未能成群臣莫敢谏王春居问于宣王曰“荆王释先王之礼乐而乐为轻敢问荆国为有主乎”王曰“为无主”“贤臣以千数而莫敢谏敢问荆国为有臣乎”王曰“为无臣”“今王为大室其大益百亩堂上三百户以齐国之大具之三年而弗能成群臣莫敢谏敢问王为有臣乎”王曰“为无臣”春居曰“臣请辟”趋而出王曰“春子春子反何谏寡人之晚也寡人请今止之”遽召掌书“书之寡人不肖而好为大室春子止寡人”箴谏不可不熟莫敢谏若非弗欲也春居之所以欲之与人同其所以入之与人异宣王微春居几为天下笑矣由是论之失国之主多如宣王然患在乎无春居故忠臣之谏者亦从入之不可不慎此得失之本也赵简子沉鸾徼于河“吾尝好声色矣而鸾徼致之吾尝好宫室台榭矣而鸾徼为之吾尝好良马善御矣而鸾徼来之今吾好士六年矣而鸾徼未尝进一人也是长吾过而绌善也”故若简子者能后以理督责于其臣矣以理督责于其臣则人主可与为善而不可与为非可与为直而不可与为枉此三代之盛教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春居齐宣王的下臣通“避”回避同“返”掌书官名主管为国君记事的人若无如果没有赵简子晋国六位大卿之一通“黜”废除败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齐宣王建造大宫室面积超过百亩堂上有三百扇门以齐国这样的大国筹建了三年却没能建成群臣没有人敢规劝齐王臣子春居问宣王说“楚王抛弃先王的礼乐因而礼乐变得轻狂我敢问楚国还有贤君吗”宣王说“没有贤君了”春居说“楚国朝廷中臣子数以千计却无人敢于劝谏请问楚国还有直臣吗”宣王说“没有直臣了”“现在您建造大宫室其面积超过百亩堂上有三百扇门以齐国这样的大国建造了三年却没能建成群臣中没有人敢规谏请问大王齐国还有直臣吗”宣王说“没有直臣了”春居说“我请求回避”便快步退出宣王说“春子春子请回来您为什么规劝我如此之晚呀我愿意现在就停止修建宫室”他立即召来主管记录的掌书官“记录下来我不肖喜欢建造大型宫室春子劝止了我”规劝君主不可不审慎无人敢劝谏宣王这并不是他们不想劝谏春居想要劝谏宣王的愿望和别人是相同的但他进谏宣王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宣王若没有春居差一点被天下所耻笑了由此说来亡国的君主多像宣王然而他们的祸患就在于没有春居这样的谏臣所以劝谏国君的忠臣也应遵从适当的方法进谏对此不可不小心谨慎这是劝谏成败的关键赵简子将鸾徼淹死在河里“我曾经爱好音乐美色鸾徼就给我搞来我曾经爱好宫室亭台鸾徼就给我建造我曾经爱好良马和赶车能手鸾徼就给我招来如今我爱好士子已经六年了而鸾徼未曾推荐一个人这是助长我的过失而废止我的善行”所以像赵简子这样的人是能够以义理督责自己的臣子了能够以义理督责自己的臣子那么其国君就可以和他一道推行善事而不可和他一道为非作歹可以和他一道推行正直之事而不得与他一道枉法徇私这是夏周三代盛行的教化

评析

八览每览应是八篇有始览只七篇凡六十三篇显然脱去一篇八览首列有始从开天辟地说起所谓“天斟万物圣人览焉以观其类”以总摄八览接着论述做人务本之道(孝行览)治国之道(慎大览)如何认识分辨事物(先识览)执虚静循名责实(审分览)反对淫辞诡辩(审应览)如何用民(离俗览)如何为君(恃君览)各览诸篇颇相连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