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九 页
卷二十一 开春论 开春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e i 8 . c o m
开春始雷则蛰虫动矣时雨降则草木育矣饮食居处适则九窍百节千脉皆通利矣王者厚其德积众善而凤皇圣人皆来至矣共伯和修其行好贤仁而海内皆以来为稽矣周厉之难天子旷而天下皆来请矣以此言物之相应也故曰行也成也善说者亦然言尽理而得失利害定矣岂为一人言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开春当指夏历二月仲春“日夜分雷乃发生始电蛰虫咸动苏指苏醒九窍九孔指耳口及大小便处共(ɡōnɡ)伯和西周诸侯公元前841-前828年共伯和代周天子行政史称“共和时期”停留这里有归附的意思周厉之难(nàn)指周厉王末年的国内动乱周厉指周厉王西周第十代国君名胡由于暴虐无道被国人驱逐逃亡在外十四年而死废缺请谒指把共伯和作为天子来朝见成就这里有结果的意思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开春刚刚响起雷声蛰伏的动物就苏醒了应时之雨降落下来草木就滋生了饮食居处适度身体各种器官和骨节经脉就都通畅了治理天下的人增加自己的美德积累各种善行凤凰和圣人就都到他身边来了共伯和修养他的品行喜好贤士仁人海内就都因此来归附了厉王之乱王位废缺天下诸侯就都来朝见共伯和了这些事情说明事物是互相应和的所以任何行为都有其相应的结果善于说服别人的人也是这样把道理说透事情最终的得失利害就确定了他们的议论哪里是为了某一个人随意而发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e i 8 . c o m
魏惠王死葬有日矣天大雨雪至于牛目群臣多谏于太子者“雪甚如此而行葬民必甚疾之官费又恐不给请弛期更日”太子曰“为人子者以民劳与官费用之故而不行先王之葬不义也子勿复言”群臣皆莫敢谏而以告犀首犀首曰“吾未有以言之是其唯惠公乎请告惠公”惠公曰“诺”驾而见太子曰“葬有日矣”太子曰“然”惠公曰“昔王季历葬于涡山之尾水啮其墓见棺之前和文王曰‘嘻先君必欲一见群臣百姓也夫故使水见之’于是出而为之张朝百姓皆见之三日而后更葬此文王之义也今葬有日矣而雪甚及牛目难以行太子为及日之故得无嫌于欲亟葬乎愿太子易日先王必欲少留而抚社稷安黔首也故使雨雪甚因弛期而更为日此文王之义也若此而不为意者羞法文王也”太子曰“甚善敬弛期更择葬日”惠子不徒行说也又令魏太子未葬其先君而因有说文王之义说文王之义以示天下岂小功也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有日不久就会到来临近疾之对此感到困苦给(jǐ)充足延缓犀首即公孙衍战国时魏人纵横家曾在魏秦等国为相惠公指惠施“公”是对人的尊称王季历周文王之父名季历武王灭商后追尊为“王季”渗于地下而形成的水流啮(niè)这里指浸渍见(xiàn)显现露出使动用法指把季历的棺材挖出来亟(jí)黔首百姓意者表示推测和估计想来通“又”说(yuè)喜欢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魏惠王死了安葬的日期已经临近正遇上下大雪深得几乎埋住牛的眼睛臣子们有很多人劝谏太子“雪下得这样大还要举行葬礼百姓们一定感到非常困苦国家的费用也恐怕不够请您把日期推迟改日安葬”太子说“做子女的如果因为百姓劳苦和国家费用不足的缘故就不举行先王的葬礼这是不义的你们不要再说了”臣子们都不敢再劝谏就把达件事告诉了犀首犀首说“我也没有办法去劝说能做这件事的恐怕只有惠公吧请让我告诉惠公”惠公听了说“好吧”就坐着车来见太子“安葬的日期临近了吗?”太子说“是的”惠公说“从前王季历葬在涡山脚下渗漏下来的水流浸坍了他的坟墓露出了棺木的前脸周文王说‘啊先王一定是想看一看臣下和百姓吧所以才让漏水把棺木露出来’于是就把棺木挖出给它设置帷幕举行朝会百姓都来谒见三天以后才改葬这是文王的直呀现在安葬的日期已经临近但雪大得几乎埋住牛的眼睛路难以行走太子您为了赶上既定日期的缘故坚持要安葬恐怕有想快点安葬了事之嫌吧?希望您改个日子先王一定是想稍作停留以便安抚国家和百姓所以才使雪下得这样大据此推迟葬期另择日子这样做正是文王的义啊像目前这种情况还不改日安葬想来是把效法文王当做羞耻了?”太子说“您说得太好了我谨奉命缓期另选安葬的日子”惠子不仅使自己的主张得以实行又使魏太子由不葬先王进而喜好文王之义喜好文王之义并以此显示于天下哪里是小功劳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e i 8 . c o m
韩氏城新城十五日而成段乔为司空有一县后二日段乔执其吏而囚之囚者之子走告封人子高曰“唯先生能活臣父之死愿委之先生”封人子高曰“诺”乃见段乔自扶而上城封人子高左右望曰“美哉城乎一大功矣子必有厚赏矣自古及今功若此其大也而能无有罪戮者未尝有也”封人子高出段乔使人夜解其吏之束缚也而出之故曰封人子高为之言也而匿己之为而为也段乔听而行之也匿己之行而行也说之行若此其精也封人子高可谓善说矣叔向之弟羊舌虎善栾盈栾盈有罪于晋晋诛羊舌虎叔向为之奴而朡祈奚曰“吾闻小人得位不争不祥君子在忧不救不祥”乃往见范宣子而说也“闻善为国者赏不过而刑不慢赏过则惧及淫人刑慢则惧及君子与其不幸而过宁过而赏淫人毋过而刑君子故尧之刑也殛鮌于虞而用禹周之刑也戮管而相周公不慢刑也”宣子乃命吏出叔向救人之患者行危苦不避烦辱犹不能免今祈奚论先王之德而叔向得免焉学岂可以已哉类多若此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城新城修筑新城的城墙第一个“城”字用如动词修筑城墙新城地名即阳翟(dí)故址在今河南禹县高诱注“韩氏本都弘农宜阳其后都颍川阳翟”因为阳翟是韩国的新都所以称“新城”约定规定段乔战国时韩国大臣逮捕封人管理疆界的官托付攀缘叔向春秋晋大夫姓羊舌名肸字叔向以贤能著称羊舌虎叔向异母弟晋大夫栾盈晋大夫朡(zōnɡ)系缚争(zhènɡ)谏诤范宣子即范匄(ɡài)又名士匄晋平公时为正卿主持晋国军政谥宣子懈怠轻忽邪僻与其如其如果不幸指由于偶然的因素无法避免灾祸或过错鮌(ɡǔn)人名大禹之父为人刚愎凶顽为尧时“四凶”之一受命治水九年不成被诛于羽山指舜舜为有虞氏所以称虞舜又简称为虞事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韩国修筑新城的城墙规定十五天完成段乔做司空主管这件事有一个县拖延了两天段乔就逮捕了这个县的主管官员把他囚禁起来这个官员的儿子跑来告诉封人子高“只有先生您才能把我父亲从死罪中拯救出来我想把这件事托付给先生”封人子高说“好吧”就去拜见段乔子高自己攀登上城墙向左右张望说“这城墙修得真漂呀!真算得上一件大功了您一定能得到重赏了从古到今功劳这样大又能不处罚杀戮一个人这种人还没有过”封人子高离开以后段乔就派人在夜里解开被囚禁的官员的绳索释放了他所以可以说封人子高说服别人说了又不让人看出是在说服他段乔听从别人的意见并加以实行做了又不让人看出是自己做的说服别人的做法如此精妙封人子高可算是善于说服别人了叔向的弟弟羊舌虎与栾盈友善栾盈在晋国犯了罪晋国杀了羊舌虎叔向为此没入官府为奴戴上了刑具祈奚说“我听说当小人得到官位时不谏争是不善当君子处于忧患时不援救是不善”于是就去拜见范宣子劝他说“我听说善于治国的人行赏不过度施刑不轻忽行赏过度恐怕会赏到奸人施刑轻忽恐怕会处罚到君子如果不得已做得过分了那么宁可行赏过度赏赐了奸人也不要施刑过度处罚了君子所以尧施刑罚杀死了鲧而在舜的时候却仍起用了鲧的儿子禹周施刑罚诛杀了管叔蔡叔而仍任用他们的弟兄周公这都是施刑不轻忽啊”于是范宣子命令官吏把叔向放了出来解救别人危难的人冒着危险和困苦不怕麻烦和屈辱有时仍然不能使人免于患难如今祈奚论说先王的德政叔向却因而得以免遭危难由此看来学习怎么能废止呢很多事情都像这种情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