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页
卷二 仲春纪 情欲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天生人而使有贪有欲欲有情情有节圣人修节以止欲故不过行其情也故耳之欲五声目之欲五色口之欲五味情也此三者贵贱愚智贤不肖欲之若一虽神农黄帝其与桀纣同圣人之所以异者得其情由贵生动则得其情矣不由贵生动则失其情矣此二者死生存亡之本也俗主亏情故每动为亡败耳不可赡目不可厌口不可满身尽府种筋骨沈滞血脉壅塞九窍寥寥失其宜虽有彭祖犹不能为也其于物也不可得之为欲不可足之为求大失生本民人怨谤又树大雠意气易动跷然不固矜势好智胸中欺诈德义之缓邪利之急身以困穷虽后悔之尚将奚及巧佞之近端直之远国家大危悔前之过犹不可反闻言而惊不得所由百病怒起乱难时至以此君为身大忧耳不乐声目不乐色口不甘味与死无择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w . 8 b e i 8 .c o m

感情指人的好恶喜怒哀乐节制适度过分适度的感情由贵生动由尊重生而动充足满足府种通“浮肿”九窍包括阳窍七(眼耳口鼻)阴窍二(大小便处)寥寥空虚的样子屈曲这里是“遍”的意思用作动词给……作君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天地诞生了人并使他拥有贪婪欲望人的欲望中有感情情感中带有节制圣人修行节制之道来抑止欲念所以这不过是使他的情感顺行而已因此耳朵希望能听到五声眼睛希望能看到五色嘴巴希望能品尝五味这是人之常情这三者富贵与贫贱愚蠢与聪明贤惠与不肖从人内心的角度看就如同一样的东西都是人的一种内心的东西即使神农黄帝他们跟桀纣也是一样的圣人之所以与别人不一样的原因是因为领悟到自己的内心由富贵生出变动那么就领悟到自己的内心了不从富贵中生出变动之意那么就失去自己的内心这两者是生死存亡的根本俗世的人欠缺对自己内心的思考所以每次变动就是亡败的时候耳朵的欲望不可满足眼睛的欲望不可满足嘴巴的欲望不可满足当身体全浮肿筋骨沉滞血脉阻塞九窍空虚全都丧失了它们正常的机能虽然有彭祖在世也是无能为力的对于外物来说想得到不可以获得的东西这就是欲望总是不感到满足这就是贪求这样就一定深深地丧失了生命的根本百姓怨恨又给自己树大敌意志容易动摇变化迅速但是不坚定夸耀权势好弄权术胸中怀有欺诈之心不顾道德之义急于追求邪利最后身陷穷困之境虽然后悔所为还怎能来得及补救他们亲近巧诈奸佞疏远正直之人导致国家非常危险这才后悔以前的过错一切还是不可以挽回了听到自己将要灭亡的话才惊醒却还不知道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百病爆发叛乱劫难时而发生靠这些来给百姓作君主是为自己带来大忧患耳朵听到声音不感到快乐眼睛看到色彩不感到快乐嘴巴吃到味道不感到香甜这就跟死没有什么两样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人得道者生以寿长滋味能久乐之奚故早定也论早定则知早啬知早啬则精不竭秋早寒则冬必暖矣春多雨则夏必旱矣天地不能两而况于人类乎人之与天地也同万物之形虽异其情一体也故古之治身与天下者必法天地也酌者众则速尽万物之酌大贵之生者众矣故大贵之生常速尽非徒万物酌之也又损其生以资天下之人而终不自知功虽成乎外而生亏乎内耳不可以听目不可以视口不可以食胸中大扰妄言想见临死之上颠倒惊惧不知所为用心如此岂不悲哉世人之事君者皆以孙叔敖之遇荆庄王为幸自有道者论之则不然此荆国之幸荆庄王好周游田驰骋弋射欢乐无遗尽傅其境内之劳与诸侯之忧于孙叔敖孙叔敖日夜不息不得以便生为故故使庄王功迹著乎竹帛传乎后世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w . 8 b e i 8 .c o m

这里指贵生的信念爱惜这里是两全的意思酒器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樽”“鳟”供给想见这里指因病胡思乱想而见到各种幻影打猎这个意义后写作“畋”便竹帛竹简和白绢古代用来书写文字后指称史书及一般书册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代得道的人生就长寿滋味能长时间地享乐为什么呢结论早就定下来的啊结论早就定下来那么就知道得早知道得早那么精力就不会竭尽秋天早寒那么冬天一定暖和了春天多雨的话夏天一定干旱了天地之事不能两存更何况人呢人跟天地也是一样的万物的形态虽然不一样它们的内在是一致的所以古代修身与治理天下的方法一定是仿效大自然杯中的酒喝的人多就很快被饮尽万物之中消耗人最宝贵的生命太多了所以宝贵的生命常常很快耗尽不只是万物消耗它而且自己不懂爱惜生命用它来为天下百姓操劳最终自己并不察觉虽然在外成就功名但是在内里却亏损了性命耳朵不可以听清声乐眼睛不可以看见事物嘴里不可以吃进美味心中受到很大困扰胡言乱语胡思乱想临死之时精神错乱内心惊栗行为失常劳心到这种程度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世上侍奉君王的人都以孙叔敖能遇到楚庄王为孙叔敖的幸运之事但从有道之人来评论就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这是楚国的幸运楚庄王喜欢周游打猎骑马射箭尽情享乐尽把治国的操劳事以及对各诸侯的忧虑给了孙叔敖孙叔敖日夜不休无法顾及养生之事这样才使楚庄王的功绩被记于竹帛史书流传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