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页
卷二 仲春纪 当染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墨子见染素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以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而以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当染即所受的感染要适当墨子名翟战国初鲁国人墨家学派创始人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m 墨子看着染丝的人叹气说“素丝在蓝色染料中浸染就被染成蓝色在黄色的染料中就被染成黄色所投入的染料颜色改变被染的素丝颜色也改变投入五种颜色就因此被染成五种颜色了”所以浸染不可不慎重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舜染于许由伯阳禹染于皋陶伯益汤染于伊尹仲虺武王染于太公望周公旦此四王者所染当故王天下立为天子功名蔽天地举天下之仁义显人必称此四王者夏桀染于干辛歧踵戎殷纣染于崇侯恶来周厉王染于虢公长父荣夷终幽王染于虢公鼓祭公敦此四王者所染不当故国残身死为天下僇举天下之不义辱人必称此四王者齐桓公染于管仲鲍叔晋文公染于咎犯郄偃荆庄王染于孙叔敖沈尹蒸吴王阖庐染于伍员文之仪越王勾践染于范蠡大夫种此五君者所染当故霸诸侯功名传于后世范吉射染于张柳朔王生中行寅染于黄藉秦高强吴王夫差染于王孙雄太宰嚭智伯瑶染于智国张武中山尚染于魏义椻长宋康王染于唐鞅田不禋此六君者所染不当故国皆残亡身或死辱宗庙不血食绝其后类君臣离散民人流亡举天下之贪暴可羞人必称此六君者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太公望姜姓号太公望曾钓于渭水之滨周文王立他为师辅助武王灭殷后封于齐幽王指周幽王西周最后一个皇帝虢公鼓周幽王的卿士国名祭公敦周幽王的卿士国名侮辱勾践春秋末越国国君范蠡越大夫大夫种即文种曾辅助越王勾践发奋图强终于灭吴宋康王宋文公九世孙攻其兄剔伐宋遂灭宋而三分其地唐鞅田不禋(yīn)皆为宋国大夫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m 并不是单单染素丝是这样国家中也有像染色这样的情况舜受到许由伯阳的感染禹受到皋陶伯益的感染汤受到伊尹仲虺的感染武王受到太公望周公旦的感染这四位王者所受到的感染适当所以能成为天下的王者被确立为天子他们的功名足可以遮蔽天地要列举天下仁厚有道义显赫的人为例一定会说出这四位王者夏桀受到干辛歧踵戎的熏染殷纣受到崇侯恶来的熏染周厉王受到虢公长父荣夷终的熏染幽王受到虢公鼓祭公敦的熏染这四位王者所受到的熏染不适当所以落到国破身亡的下场被天下人耻唾列举天下没有仁义耻辱感的人一定会说出这四位王者齐桓公受到管仲鲍叔的感染晋文公受到咎犯郄偃的感染荆庄王受到孙叔敖沈尹蒸的感染吴王阖庐受到伍员文之仪的感染越王勾践受到范蠡大夫种的感染这五位国君所受到的感染适当所以在诸侯中称霸他们的功名在后世中传诵范吉射受到张柳朔王生的熏染中行寅受到黄藉秦高强的熏染吴王夫差受到王孙雄太宰嚭的熏染智伯瑶受到智国张武的熏染中山尚受到魏义椻长的熏染宋康王受到唐鞅田不禋的熏染这六位国君所受到的熏染不适当所以他们的国家都灭亡了有的自身受到侮辱有的死了他们的宗庙都不被供奉祭祀后代都被断绝了国君与臣子离散国中的百姓流离失所四处逃亡列举天下贪婪残暴可被羞辱的人一定会说出这六位国君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凡为君非为君而因荣也非为君而因安也以为行理行理生于当染故古之善为君者劳于论人而佚于官事得其经也不能为君者伤形费神愁心劳耳目国愈危身愈辱不知要故也不知要故则所染不当所染不当理奚由至六君者是已六君者非不重其国爱其身也所染不当也存亡故不独是也帝王亦然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行理施行大道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m 凡是做君主的不是因为是君主才荣耀不是因为是君主才安逸是因为他们施行大道能有施行大道的行径的是在适当的熏染环境中产生所以古代善于当君王的在用人方面劳碌而少去管官事这是掌握了为君的方法不会当君王的伤身费神使心愁苦使耳目劳碌但国家越发危殆自身更受辱骂这是不知为君要领的原因不知为君的要领就是因为受到不适当的熏染受到不适当的熏染治国的大道由何而来呢六位君王就是这样的情况六位君王并非不重视自己的国家并非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是因为受到的熏染不适当所以存亡的情况不单单是这六位君主的国家如此帝王自身也是同样道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非独国有染也孔子学于老聃孟苏夔靖叔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于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后在于鲁墨子学焉此二士者无爵位以显人无赏禄以利人举天下之显荣者必称此二士也皆死久矣从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王公大人从而显之有爱子弟者随而学焉无时乏绝子贡子夏曾子学于孔子田子方学于子贡段干木学于子夏吴起学于曾子禽滑黎学于墨子许犯学于禽滑黎田击学于许犯墨之后学显荣于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皆所染者得当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鲁惠公春秋鲁国国君宰让鲁大夫桓王当作“平王”惠公卒于周平王四十八年与桓王不相接史角史官名角田击墨家后学弟子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m 并非只是国家中有像染丝的情况孔子向老聃孟苏夔靖叔学习鲁惠公派宰让向周天子请教郊庙祭祀的礼节桓王派史角前往授教鲁惠公把史角留在那里史角的后代在鲁国居住墨子向他们学习这两个人没有爵位来使人显耀没有赏钱俸禄来诱惑人列举天下显赫荣耀的人却一定说出这两位他们都死了很久但跟从追随的属下却很多弟子学生也很多天下到处都是王公大臣跟从学习使他们更显耀有想培育子弟的也愿意让他们追随去学习没有停止衰落之时子贡子夏曾子向孔子学习田子方向子贡学习段干木向子夏学习吴起向曾子学习禽滑黎向墨子学习许犯向禽滑黎学习田击向许犯学习墨以后的学生在天下间显赫荣耀的很多不可以尽数都是所受到的熏染适当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