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十五 页
卷二十二 慎行论 无义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先王之于论也极之矣故义者百事之始也万利之本也中智之所不及也不及则不知不知则趋利趋利固不可必也公孙鞅郑平续经公孙竭是已以义动则无旷事矣人臣与人臣谋为奸犹或与之又况乎人主与其臣谋为义其孰不与者非独其臣也天下皆且与之公孙鞅之于秦非父兄也非有故也以能用也欲堙之责非攻无以于是为秦将而攻魏魏使公子卬将而当之公孙鞅之居魏也固善公子印使人谓公子印曰“凡所为游而欲贵者以公子之故也今秦令鞅将魏令公子当之岂且忍相与战哉公子言之公子之主鞅请亦言之主而皆罢军”于是将归矣使人谓公子曰“归未有时相见愿与公子坐而相去别也”公子曰“诺”魏吏争之曰“不可”公子不听遂相与坐公孙鞅因伏卒与车骑以取公子印秦孝公薨惠王立以此疑公孙鞅之行欲加罪焉公孙鞅以其私属与母归魏襄疵不受“以君之反公子印也吾无道知君”故士自行不可不审也郑平于秦王臣也其于应侯交也欺交反主为利故也方其为秦将也天下所贵之无不以者重也重以得之轻必失之去秦将入赵天下所贱之无不以也所可羞无不以也行方可贱可羞而无秦将之重不穷奚待赵急求李欬李言续经与之俱如卫抵公孙与公孙与见而与入续经因告卫吏使捕之续经以仕赵五大夫人莫与同朝子孙不可以交友公孙竭与阴君之事而反告之樗里相国以仕秦五大夫功非不大也然而不得入三都又况乎无此其功而有行乎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道理详尽透彻动词绝对相信依赖与(yù)赞同旧交公孙鞅为魏人于秦为客所以说“非有故也”介词凭着才能堙(yīn)之责对秦尽到责任“堙责”即“塞责”尽职这里指所用的方法为(wèi)介词领兵公子卬(ánɡ)战国魏人魏惠王时为将抵御率领私属家众襄疵魏人魏惠王时曾为邺令他书或作“穰疵”应侯即范雎魏人入秦为昭王相封于应(今山西临猗县)所以称为应侯欺交反主指郑平兵败降赵郑平为秦将是范雎保举的搜捕李欬(kài)事未详公孙与卫人事未详五大夫爵位名樗(chū)里相国即樗里疾又称樗里子战国时秦惠王异母弟秦武王昭王时为相无此其功而有行“其”字疑当在“有”字之下(依毕沅说)据文意“功”当指有利于国家“行”则指私人交往上的背信弃义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先王对于事理论述得非常透彻了义是各种事情的开端是一切利益的本源这是才智平庸的人认识不到的认识不到就不明事理不明事理就会追求私利追求私利的做法肯定是靠不住的公孙鞅郑平续经公孙竭等人的情形就是这样根据道义去行动就不会有做不成的事情了臣子与臣子谋划做坏事尚且有人赞同又何况国君和他的臣子谋划施行道义还会有谁不赞同呢?不只是臣子们赞同天下的人都将赞同他公孙鞅对于秦王来说并不是宗亲并没有旧谊只是凭着才能被任用的他要对秦国尽职除了进攻别的国家没有其他办法于是公孙鞅就为秦国统兵进攻魏国魏国派公子卬率兵抵御他公孙鞅在魏国时原本和公子卬很要好他派人对公子卬说“我所以出游并希望显贵都是为了公子您的缘故现在秦国让我统兵魏国让公子同我相拒我们怎么忍心互相交战呢?请公子向公子的君主报告我也向我的君主报告让双方都罢兵”双方都准备回师的时候公孙鞅又派人对公子卬说“回去以后再也无日相见希望同公子聚一聚再离别”公子卬说“好吧”魏国的军校们谏诤说“不能这样做”公子卬不听于是两人相聚叙旧公孙鞅乘机埋伏下步卒车骑俘虏了公子卬秦孝公死后惠王即位因为这件事而怀疑公孙鞅的品行想加罪于公孙鞅公孙鞅带着自己的家众与母亲回魏国去魏国大臣襄疵不接纳“因为您对公子卬背信弃义我无法了解您”所以士人对自己的行为不可不审慎郑平对秦王来说是臣子对应侯来说是朋友他欺骗朋友背叛君主是因为追求私利的缘故当他做秦将的时候天下认为尊贵显耀的事情没有一件不能做这是因为他位尊权重靠位尊权重得到的东西权去身轻时一定要丧失邯平离开秦将的地位进入赵国和魏国以后天下认为轻贱的事情没有一件不做天下认为羞耻的事情没有一件不做行为降至可贱可耻一流又没有做秦将的重极高位不潦倒还等什么?赵国紧急搜捕李欬李言续经跟他一起去卫国投奔公孙与公孙与会见并同意接纳他们续经乘机向卫国官员告发了这件事让他们逮捕了李欬续经靠这个在赵国做了五大夫人们没有谁愿意跟他同朝为官就连他的子孙也交不到朋友公孙竭参与阴君之事却又反过来向相国樗里疾告发靠这个在秦做了五大夫他的功劳并不是不大但却为人们所鄙夷不能进入赵魏三国国都公孙竭告密立功尚且如此又何况没有这种功劳却有他那样行为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