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病未足羞无病吾忧

泛驾之马可就驰驱跃冶之金终归型范只一优游不振便终身无个进步白沙云“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吾忧”真确论也

译文

颠翻车驾的野马可以练就它疾驰效力踊跃冶炼的金属终究归复于模具规范只要一时优柔寡断游手好闲不加振作就是终了一生也不会有一个前进步伐白沙先生说“做人有多少毛病未必足够羞耻一生没有一点毛病才是我的忧患”真是确切的言论啊

注释

泛驾之马泛驾翻车亦喻不受驾御汉书·武帝纪“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颜师古注“泛覆也……覆驾者言马有逸气而不循轨辙也”泛驾之马指性情凶悍不易驯服控御的马借以比喻不守常轨的豪杰

驰驱策马疾驰孟子·滕文公下“吾为之范我驰驱终日不获一为之诡遇一朝而获十”奔走效力宋·苏辙代张公祭蔡子正资政文“声闻于朝遂付兵枢剔朽鉏荒许之驰驱

跃冶之金当铸造器具熔化金属往模型里灌注时金属有时会突然暴出模型外面这就是所谓跃冶之金比喻不守本分而自命不凡的人语出自庄子·大宗师“今之大冶铸金金踊跃曰‘我且必为镆铘’冶必以为不祥之金”成玄英疏“夫洪炉大冶镕铸金铁随器大小悉皆为之而炉中之金忽然跳踯殷勤致请愿为良剑匠者惊嗟用为不善”后以“跃冶”比喻自以为能急于求用亦指乐于接受锻炼而成良器宋·范仲淹金在熔赋“昔丽水而隐晦今跃冶而光亨

终归终究毕竟唐·张鷟游仙窟“纵使身游万里外终归意在十娘边

型范铸造时用的模具范文澜关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些问题“地下发掘证明战国已有不少铁制的兵器的型范用以造铜兵器和农具”典范法式明·谢廷杰<诚意伯刘文成公集>序“光昭往训树之风声为世型范何敢让哉

优游作事犹豫不果决汉书·儿宽传“今将举大事优游数年使群臣得人自尽终莫能成”颜师古注“言不决也”此处指优柔寡断游手好闲

进步向前行步敦煌变文集·张义潮变文“陈元弘进步向前称是‘汉朝使命北入迴鹘充册立使’”谓人或事物向前发展比原来好朱子语类卷四二“为学须先寻得一箇路迳然后可以进步可以观书不然则书自书人自人

白沙明朝学者陈献章广东新会人字公甫由于隐居白沙里因此世人就称他为“白沙先生”于明正统十二年进士及第然而并未因此踏入仕途被誉为“活孟子”著有白沙集十二卷传世

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吾忧出自明·陈献章七绝·答张梧州书中议李世卿人物荘定山出处熊御史荐剡所及之二“为人多病未足羞遍身无病是吾忧眼中谁是医和手恨杀刀圭药未投

确论精当确切的言论魏书·逸士传·李谧“而先儒不能考其当否便各是所习卒相非毁岂达士之确论哉

评语

一个有大志有追求的人不要怕艰苦的磨炼孟子说“忧劳足以兴国逸豫足以亡身”又说“天将降大任于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就说明一个人要想创立大事业必须先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磨练心性看他是否经得起困难的考验然后才经得起巨浪的冲击担当起“挽狂澜于既倒”的经邦治国重任这就好比说顽劣不驯的野马在你叫他驯服驾车之前必须请良师调教来操纵它然后它才能驰骋千里又比方说顽金不纯粹遇到了炉火锻炼的时候喷出炉外向四下溅跃经过冶金工人把它巧妙纳入炉中一再锻炼终于使它入于铸造的模型之中成了有用的器皿所谓“百炼千磨真铁汉”我们不怕生来有任何毛病只要能够奋发修养去掉了本身的缺点没有不能成功的最怕的是一个人生来就悠游岁月无所事事精神不振贪图安逸这样荒废一生实在是可悲可怜如八旗子弟无所事事的人一生没什么波澜终将被社会厌弃被历史遗忘一个追求者的一生可能要走弯路有过失但只要认识正确不停脚步终将会有所成就白沙先生说“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吾忧”是比喻人有过能改不算是羞耻怕的是无病悠游的人孔子所说的乡愿也就是这一流的人一个国家这样的人多了便没有进步那不亡国又将何待呢